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心沉】何开心×韩沉《自大狂的惺惺相惜》(2)

*人物设定:自以为是心理学攻×自命不凡刑警受
*人物是各自作者的 故事脑洞是我的
*故事背景方面有修改
前文:(1)

第二章   案件调查(上)

        早上六点,韩沉起床出去晨跑。他的生物钟一向很准,他对自己的要求也很严,出任务时时刻绷着根弦,不出任务时,每天都要保证三个小时以上的训练量。

        因为最近天下太平,所以韩沉才会被催着去相亲。
   
        出了一身汗,身体活络了起来,回家洗澡,吃早饭,然后就要去上班了。
   
        对了,今天会来个副组长?
   
      “让我们欢迎锋茅组的新人,何开心。”局长笑的一脸慈祥。
   
       坐在局长左手边的韩沉看着推门进来的人,内心奔溃。
   
        What fuck?
   
      “怎么又是你?”韩沉出声。
   
      “我又不知道你也在这…”何开心仰着头,一副高傲的样子。
   
       局长看看何开心又看看韩沉,说:“你们俩认识啊?认识就太好了!虽然说何教授只是暂时成为锋茅组一员,但锋茅组要好好照顾人家何教授啊!”

       组员们一个个头点的跟哒哒哒的机关枪似的,被韩组长一个小眼神瞟的不敢点了。

       可怜,弱小,又无助。
   
       局长跟何开心客套了几句,又跟韩沉交代了些什么,就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锋茅组的全体组员。组员们见两位组长气场不合,吓的都不敢说话…
   
      “小煜你起来描述一下案发现场,再说一下事情经过,让你们的何教授了解一下。”何教授三个字故意加重音。
   
        被点到的小煜瑟瑟发抖,在其他组员同情的眼神下开始叙述案情。
   
      “这是一桩儿童失踪案,近三个月内报案了两起,周期为一个月。失踪者年龄在四岁到七岁之间。奇怪的是,孩子们丢失了一个月后被安然无恙的送了回来,并且不记得前一个月发生了什么。”

      “但昨天我们在一个茅草屋里发现了一名已经死亡的失踪男童。时间上来推算,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所以上头让我们并案调查,不过案发现场嫌疑人没有留下任何脚印或指纹,甚至连凶器我们都没有找到,这对我们搜查嫌疑人的难度又加大了许多。”

      “暂时,就这么多。”小煜合上笔记本,唯唯诺诺的站着,等着韩组长发话。

       韩沉点点头,小煜如释重负的坐回去。

      “何教授,有何高见?”韩沉勾着嘴角,笑眯眯的看着何开心。

       何开心被他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家伙一看就没安好心!

      “刚刚这位小同志也说了,孩子年龄在四岁到七岁,这还是在不记事的年龄,嫌疑人为什么对这些孩子下手?就是因为这些孩子好骗,所以我们可以锁定嫌疑人的年龄应该是二十到三十岁之间,比较有小孩缘,有稳定的职业,类似于老师护士之类的。并且因为孩子们的年纪太小,一个月的时间,这些孩子完全可以忘记嫌疑人的模样、身形等等。还有就是,孩子都在一个月后被毫发无伤的给送回来了,这就意味着,这个嫌疑人他(她)并不想伤害这些孩子,并且他(她)很喜欢这些孩子,这跟他(她)以前的经历可能有关系,比如孩子被拐、孩子失踪、孩子夭折、孩子被前妻(夫)带走,这都有可能。所以我们在排查嫌疑人时可以着重注意一下这些方面。”

       何开心抿了一口水,贵公子就是贵公子,喝个矿泉水都跟喝西湖龙井一样,姿势十分到位,看得人赏心悦目的。

       韩沉拍了拍手,笑着望着那只骄傲无比的白天鹅昂着头,露出美丽的脖颈。

       不过下一秒笑容尽失,转头对另一位组员小奇说:“你去备车,我们现在就去案发现场。”又对小梓说:“你去受害者家里问一下前一个月受害者出入过什么地方,把摄像头全部调出来。”

      “小煜留下整理资料,负责随时收集信息,其他人现在出发。”韩沉站起来,抬起他的大长腿往外迈。

      “韩沉!”何开心超级不开心!

       韩沉停下脚步,其他人倾巢而出,窜的比小鱼子还快。

      “怎么了?”韩沉绷着脸问。

      “你几个意思?”何开心皱着眉。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对他引以为傲的犯罪心理学直接无视掉的人!!!

      “反正对你没意思。”韩沉哭笑不得,这是生气了?这炸毛的样儿还真好玩。跟猫似的。

      “你!!!”何开心深呼吸一口气,维持着自己温儒尔雅的形象。

      “那走吧,何教授?”韩沉作出请的动作,似笑非笑的看着何开心。

       何开心整理好领带,气鼓鼓的走了。

       韩沉还没遇见过何开心这样的人,觉得真好玩。

       锋茅组加上何教授也就六个人,韩沉,何开心,小煜,小奇,小梓,小斯。每个人各有各擅长的方面,都是各个领域的精英。

      “韩组,你看这。”小斯指了指受害者死亡的床。

       床上的摆放,意味着这有人生活过,而且屋内的其他设施也不像是新的,应该是嫌疑人或者其他什么人在这里住过。

      “有在这找到什么人吗?”韩沉问。

       这个茅草屋,位于山区里,四周全是树林,背后就是大山,完全没有人烟的地方,却孤零零的多出结实牢固的屋子。

      “没有,近十公里都没有人居住。”小斯说。

      “法医怎么说?”韩沉问。

      “法医的鉴定结果是受害者死于窒息,鼻子和呼吸道里发现了这床被子的丝线。”小斯说。

       韩沉走出屋子,向来的路上走,如果没有其他隧道或者什么小路,那嫌疑人只能走这条路来这间屋子,所以这条小路上嫌疑人一定会留下线索。

      “这根本什么都没有,我们应该去走访那些受害者的家。”何开心没来过这种破落的地方,灰尘呛的他有些呼吸不畅。

      “线索是不会长腿跑的,我说有线索那就一定有线索。”韩沉瞥了他一眼,冷漠走开。

       气的何开心更加呼吸不畅了,还得让小斯跟他顺气。

      “别气别气,韩组说话就这样,您别往心里去,消消气消消气,喝点水吧,何教授。”小斯递给何开心一瓶矿泉水。

      “谢谢。”何开心笑着接过来,望着韩沉的背影问道:“你们韩组长有什么小癖好或者缺点什么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

       小斯愣了愣,摇了摇头,说:“韩组是我见过最棒的人了!他除了脾气差一点点以后,整个人都特别好!他的格斗技术、办案能力、还有办案思路以及智商颜值,甚至情商那都是这个!”小斯举起大拇指,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掩盖不住的崇拜。

      “呵…呵呵。”何开心敷衍的笑着。内心早把韩沉问候过了。

       这么优秀还没有恋人,性冷淡吧。

       想着想着,何开心觉得好好笑,心情都变好了许多。韩沉回来以后就看见这只心花怒放的花孔雀。

      “这是夏天。”韩沉说。

      “什么?”何开心懵逼。

       韩沉也没理他,又走回案发现场的屋子里,他发现了一些东西。

      “噗”小斯忍不住笑出声。

      “什么意思?”何开心问他。

       小斯被口水呛了一下,咳得面红耳赤的,拼命摇着头,他发誓何教授绝对不会想听到这个答案。

       这是夏天,不是春天,你在思什么春?

      “小奇,你看,这个是不是跟这个床单的布料一模一样。”韩沉递给将手里已经被泥染黑了的碎布条递给小奇。

       小奇扣掉上面的泥块,发现不仅是布料触感就连图案都是一样的,掀开被子,发现床尾处的床单缺确实了一块。
 
      “这应该是受害者在反抗时撕碎的,而且这是在外面发现的,那就证明受害者曾经逃跑过。”站在一边的何开心开口说道。

       韩沉赞同的点点头,补充道:“应该是受害者意识清醒了才开始反抗的,他想逃跑,他在反抗时不慎撕破了床单,而且他握着碎布条逃跑了,但是被抓回来了。”

      “等等,你刚刚说…意识清醒?”何开心疑惑的问。

      “对,所以我并不同意你说的部分话,你说嫌疑人对这些孩子很好,那他为什么还要给这些孩子喂食药剂呢?”

      “我…”何开心一时语塞。

      “小奇,打电话给小煜,让他去前两个受害者家找到两位受害者,带他们去验血。”韩沉说。

       小奇不爱说话,只是点点头,立刻去实行了。

       韩沉拍拍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招呼着小斯开车,打家打道回局。

      “韩沉…”何开心的声音很小,不过韩沉还是听见了,但是他没应,他以为何开心会接着说,但是何开心没有,那算了,反正我韩沉才不会问你想说什么呢!

       何开心望着韩沉挺直的背影,微微发怔。

       韩沉…他好像真的挺厉害的…

       小斯从后面拍了下何开心,他才回过神。

      “走吧。”何开心笑着。

       四个人全部上车,准备回去对案情作进一步分析调查。

       他们到局里的时候,小梓已经访问过受害者家属回来了。

      “韩组,受害者是在上学的时候丢失的。”

       受害者今年七岁,刚上一年级,因为家长都要上班,没时间料理孩子的吃饭问题,便把孩子托付给了小饭桌这种管孩子中午吃饭、晚上辅导做作业的机构,只要晚上家长下班以后来接回去就行了。

       而受害者在半个月前,下午去学校的路上失踪了。但负责送孩子们去学校的老师亲眼见孩子们进校门的,但受害者却丢失了,而且校服称受害者并没有到校,在调出来的监控中也发现了孩子确实没有进校。

      “老师带回来审问了吗?”韩沉问。

      “审问过了,她说她也记不清了,因为她当时闹肚子,是让机构的另一位老师送孩子去的,在走之前她核实过人数,人数没错。”

      “那另一位老师审问了吗?”

      “也审问了,他说他也不清楚,因为他对一年级的孩子不面熟,所以少了哪个他也发觉不出来。”

      “也就是说,一无所获呗。”何开心说。

       小梓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不,起码我们知道了受害者丢失的地点。”韩沉说。

      “小梓你再去前两个受害者家里走一趟,问问他们两家的孩子有没有去过这种机构。”韩沉吩咐道。

       不过剩下两个孩子,一个四岁,一个六岁,可能性不大。

       小梓点点头,走了。

       不过刚到门口被撞了。

      “喂!疼啊!”小梓捂着额头。

       撞的人是小煜,他跑的着急忙慌的。

      “韩组!那两个孩子的血液中发现了药剂的残留!哇!我真的太崇拜你了!你怎么知道这些孩子被喂了药的?”小煜激动的说。

       韩沉笑着望了何开心一眼,那个小可爱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下巴抵在小本子上,眼睛那么大,显得可怜巴巴的。

      “怎么样,何教授?”

      “好棒好棒好棒!”何开心虚假的拍拍手。

        生活不易,开心假笑。

      “行了,先坐下,现在只要等小梓回来基本上这个案子就结了。”韩沉把腿翘在桌子上,悠哉优哉的样看得人想揍他。

       当然也就何开心想揍他。

————未完待续

感谢所有在等待的人,爱你们♡

评论(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