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心沉】何开心×韩沉《自大狂的惺惺相惜》(3)

*人物设定:自以为是心理学攻×自命不凡刑警受
*人物是各自作者的 故事脑洞是我的
*故事背景方面有修改 是探案文 不血腥暴力恐怖 有些科学方面不合逻辑的地方见谅
感谢观看

前文:(1)  (2)

正文


第三章  案件调查(中)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无论你所等待的是好事是坏事。
   
       何开心有点小丧,他一个犯罪心理学领域的知名教授来这儿参与办案,居然一点作用都没起到,太丢脸了啊啊啊…都怪眼前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歧视智商低的人嘛!呸呸呸!我智商超高的好么!
   
       韩沉瞥了眼用文件夹挡住自己的脸、完事小眼神还老瞟自己的何开心就想笑,这家伙还真有够逗的。
   
       不过案子马上就结束了,这家伙应该就要走了吧?唉…又少了一个每日的快乐源泉~
   
      “何开心。”韩沉脱口而出。
   
      “嗯?”何开心有点小心虚,毕竟刚刚才在心里问候过韩沉。
   
      “你的侧写好了吗?”韩沉笑着。
   
      “差不多完整了。”何开心点点头。
   
      “那…请。”韩沉手掌朝上,指尖朝向被已知线索和推论占的满满的白板方向。

       何开心扯了扯嘴角,微笑地一直目视着他走到白板前。
   
       看着虚心求教、已经握好笔准备记笔记的小煜和小斯,还有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小奇,何开心觉得自己的自信心又up了!
   
      “首先,在韩、神、的悉心教导下,我改正了自己侧写中犯的错误,犯罪嫌疑人其实并不像表面那样温和,他是一个藏的很深的心理变态,他可能是个老好人形象,年龄可以缩短到二十到二十五岁之间,因为这个年龄段更讨喜,也能让小孩子有依赖感。还有就是,他在那样的小山区能建一所茅屋,可见他是一名男性。”

      “其次,犯罪嫌疑人前两次都没有对受害者做出什么施暴或者虐待行为,而是在孩子体内注射药剂,让孩子处于精神混乱的状态,到了一定时间他就会把孩子带出去,停止注射药剂,孩子一恢复意识就会立马找家,当然孩子们肯定也记不得发生了什么事。那…犯罪嫌疑人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何开心买了个关子。

      “他跟这些孩子有仇?”小煜问道。

      “会不会是他太孤单了,所以绑个孩子在自己身边陪陪自己?”小斯也插一句。

      “他有恋童癖吧。”小奇冷酷的脸上说着这话的时候露出一丝嫌弃。
 
       何开心摇了摇头,刚想开口,却被韩沉截了一道。

      “他是为了让孩子们的家长着急。”薄唇轻启,男人的眼角带有笑意。

       毕竟现在何开心跟茄子色一样难看的脸真的很好玩,他还记得第一次见何开心时,何开心是一副贵公子的样子,动作举止无比优雅大方,现在好像脸都快挂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丧心病狂的韩沉想。

       “对…!”一个字蹦出来,何开心不知道磨了多少次牙。

      “这三个案子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受害者都不是家里的独生子,并且还都是年长一些、在家里不如弟弟妹妹受重视的孩子,又或者是一些因为父母太过繁忙而无暇顾及的孩子。可以断定犯罪嫌疑人小时候肯定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他是在惩罚那些忽视孩子的家长。当这些家长发现孩子失踪,到处寻找时,他就躲在暗处观察,他会以他的标准来判定什么时候把孩子送回去。”何开心在白板上圈出几个重点线索。

      “而这个判定标准就是受害者家长的着急程度。”韩沉补充道。

       何开心点点头。

      “由此我们可以重点排查一下:男,年龄二十到二十五岁,他有可能是大学生刚毕业。长相讨喜,是老好人的处世风格,从事教师、辅导机构等一些空闲时间比较充足的职业。”

       小煜和小斯的笔杆子动的飞快,生怕何教授讲的太快,他记不下来。

      “啊~”韩沉打了个哈欠的同时伸了个懒腰,把腿架到桌子上,反正案子都快结了,眯一会儿…

       傻逼臭韩沉!聪明就很了不起吗?没听说过骄傲使人落后吗!!!辣鸡!!!何开心望着他面部表情极其丰富。

       看得旁边的小煜、小斯小奇一脸懵逼,算了算了,斗罗场确实不太适合他们这种小渣渣参加。

      “韩神,我们去看资料。”小煜小声汇报一句,见韩沉点点头才招呼着其他两人开溜。

       何开心无奈,委屈巴巴的趴回桌子上,把脸埋在一侧臂弯里,露出另半边脸,他准备也眯一会儿。

       韩何二人,各占一边,形成两极之势。

       这一觉的时间还真不短,小梓还得一个一个地方跑,难免浪费了很多时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韩沉没有午睡的习惯,发现何开心没了声响,就睁开了眼睛,入眼的便是一张纯真的睡颜,何开心的皮肤很好,白白嫩嫩的,男人看了都动心。

       这样子可比记忆里恃才自傲的样子好看多了。是不是真的有点打击到他了?算了,等案子结束请他吃顿饭,再把事情说清楚,以后还是各走各的阳关道吧。

       韩沉就这样盯着何开心毛绒绒的小脑袋上的小发旋看了许久。何开心猛然抬头,刚好与韩沉视线相撞。

      “呃…我看见你头发上有虫子。”韩沉收回视线,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组织语言道。

       何开心戏谑道:“哟,别害羞嘛,想看就看嘛,我不就在这嘛~再说了咱俩现在属于试一试的阶段,四舍五入就是在谈恋爱呢。”何开心终于看见韩沉慌乱的样子了,心里爽的一批。

      “…随你怎么想。”韩沉发现无论怎么说都感觉是自己在狡辩,所幸放弃挣扎,起身准备去开水间倒杯热水。

       不过去路被何开心拦住了,何开心张开双臂,笑起来的样子让人觉得如沐春风。

      “小哥哥小哥哥,别害羞嘛~来,抱抱~”何开心往韩沉身上凑,想去拥抱一下韩沉,故意戏弄他一下。

       不过韩沉居然没有挣扎,抱上去以后何开心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多么的大!!!

       卧槽!为什么他的肌肉块这么大?就这样肚皮隔肚皮那么远我好像能隐约感觉到他有六块腹肌?唉?这股青柠味好好闻啊。

       “你沐浴露什么牌子的?”

       “你摸够了吗?”

       两人同时开口。

       何开心耳尖的红迅速扩散至脸部,啊啊啊啊啊啊太羞耻了!!!

       韩沉看了他一眼,轻笑一声,说道:“杜蕾si的。”

       何开心脸更红了!!!

       呵,男人,你以后会后悔的!何开心默默握拳,立志成为穿着西装举铁的男人。还要举比韩沉体重还要重的铁!!!

       不过…杜蕾si什么时候也出沐浴露了?

       站在茶水间门口的韩沉,突然想起来他刚刚忘记问何开心他沐浴露什么牌子的了,那股茉莉味也挺香的。

       各大沐浴露厂家:开心。

       下午四点,小梓出现在锋茅组办公室。

      “老大!!!我找到了!!!”小梓累的要死,来来回回将近三十多公里路全是他一个人开的车,两家还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去问、去做笔录的!!!

       韩沉推开想抱自己一下的小梓,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拿走了他手里已经整理好的资料。

       如韩沉所猜测的那般,前两个受害者也同样上过补课、小饭桌这类的机构。

      “小梓去调查一下你审问的那个男老师的工作经历。”韩沉说。

      “好。”小梓刚准备走人却被小煜拉住了。

      “别跑了,就这点小事,我用电脑就能查到。”小煜很得意的笑笑。

       小煜在公安局档案中迅速的找到了那位男老师的所有从业经历,包括背景资料。

      “这个人厉害了,没有教师资格证居然还敢去教学生,牛逼牛逼。”小梓说。

       资料显示:张子方,男,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一年,从事三家辅导机构,一家家教,小时候丢失过,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他就是凶手。”何开心满目严肃。

      “小奇,把他抓回来,重新审问。”韩沉说。

       对于犯人,我们绝不姑息。

       张子方早已经被带到了审问室,何开心进去的时候他还对何开心和善的笑了下。他给人的第一感觉永远都是人畜无害的样子,会让你觉得他很好相处,一副邻家大男孩的模样。

      “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何开心递给他一杯水。

       张子方接过水杯,笑容逐渐消失,沉思了会儿,说:“你愿意听我说个故事吗?”

       何开心点点头,说:“愿闻其详。”

      “有一个孩子,他很乖,成绩也很好,但是他的父母很忙,非常忙,他们永远看不见他的努力和进步。他很羡慕那些家长陪伴去游乐园玩耍的同学们,不过伴随着失望值的增加,他不羡慕了…”

      “有一天,他想如果他离家出走,他的父母会不会注意到?他真的实践了,他离家出走了。不过跟他预想的不同,他在小区外的一家便利店坐了一整天,他的父母都没有来找过他。”

      “他失望透了,他决定再也不会那个冰冷的家里了。他的老师说每位家长都是深爱着自己的孩子的,或许…我不是他们的孩子吧…那我不就是孤儿吗?孤儿院最合适我了。”张子方说着说着露出了一抹苦涩的微笑。

      “你?”何开心虽然从故事一开头就知道这个孩子是眼前的张子方,但是他没想到张子方在后面居然直接把自己带入了。

      “嘘。”他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何开心别说话。又说道:“后来,我就去了孤儿院,我跟院长说我就是孤儿,我父母全死了。谁让他们活着跟死了一样呢…”

      “我就这样顺利住进了孤儿院,我每天都在想我一睁眼,我的父母就告诉我说他们错了,让我跟他们回家。可是…可是!可是直到我年满十八岁离开孤儿院,我的父母都没有来过。”张子方眼里满满的都是痛苦,看来他这么多年过得确实不幸福。

      “我告诉我自己算了,没有意义的。现在,真的没有意义了…”张子方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

       何开心说:“其实…你可以去找他们问清楚。”

      “没有意义了…没意义了…”张子方疯魔般的反复呢喃这句话。


————未完待续

下一章揭露为什么杀人and作案过程




评论(11)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