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心沉】何开心×韩沉《自大狂的惺惺相惜》(4)

*人物设定:自以为是心理学攻×自命不凡刑警受
*人物是各自作者的 故事脑洞是我的
*有些科学方面不合逻辑的地方见谅
感谢观看

前文(1)  (2)  (3)

正文:


第四章  案件调查(下)   

       何开心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心情有些压抑。张子方的经历着实让人心痛,童年的阴影积压到成人,使得他心理扭曲到去杀人,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事件的始末是这样的。

       张子方从小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跑去孤儿院生活。他的父母其实并不是不爱他,他丢了的时候他的父母急得焦头烂额,但因为平常实在没有了解过孩子喜欢去哪儿,所以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找,这也就导致张子方在便利店坐了一天都没有等来他的父母。

       后来张子方正式成为孤儿院一份子的时候使了个小心眼,报了一个假姓名,直到十八岁出了孤儿院才把名字改回成张子方。这又导致了他的父母一直找不到他。

       因为孤儿院的孩子太多了,供不起太多孩子念书,所以张子方念完高中就没有再念书了,而是出来花了点钱办了个假证去辅导机构做老师。钱来的快不说,还轻松。

       但是就是在这些天真烂漫的孩子中,张子方发现了第一个受害人。

       那天天已经黑透了,小饭桌所有的孩子们都回家了,只有一个孩子还孤零零的坐在小板凳上等待家长的到来。

       “你的爸爸妈妈怎么还没来接你?”张子方问他。

       “他们忙。”孩子的声音很纯真,但是此时却带有几分难过。

       张子方揉了揉孩子的头,陪他玩了一会儿,时针直到八,孩子的家长终于来了。

       “走吧回家。”孩子的母亲拉着孩子的手就往外走。

       “妈妈我饿了…”孩子又困又饿。

       “那也要回家才能吃饭!”孩子的母亲是个易怒的脾气,可能是上班真的太过于疲惫了,心情不太好,语气有点冲。

       孩子委屈的低着头,不发一言的跟着妈妈的脚步。

       张子方目睹了这一切,他的心里有些东西开始发酵了。

       这个孩子不是张子方所带的年级,他负责带再大一些的孩子。他带的孩子们上学要早一些,在回来的路上遇见这个孩子的队伍,趁老师、同学不注意,他引诱这个孩子跑向他。

       “走,哥哥带你玩去。”张子方揉了揉他的头发。

       “那哥哥我不用去上学吗?”孩子疑惑的抬头望着他。

       “那你想不想去游乐园玩呢?”张子方笑着问他,还特意蹲下与孩子的视线平行。

       孩子有些迟疑,但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去过游乐园了,爸爸妈妈工作忙都不会带他出去玩…

       “我想去!”头发前后漂浮了两下,是孩子在点头。

       “走吧。”张子方上衣身着白衬衫,裤子的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邻家哥哥的模样让孩子很有安全感。

       张子方在游乐场时给孩子买的饮料里添加了药剂,这种药是他在网上高价买来的,可以让人一直处于迷迷糊糊、晃神的状态。

       他把孩子藏在山里,接下来的几天如平常一样上班、下班,他见到了焦急的家长,家长的痛哭声中透露出绝望的灰暗。

       张子方看着无限忏悔的家长,勾出一抹冷笑,当晚他就停止了再对孩子服用药剂,带他出了大山,让孩子自己在城里游走,直到被警察找到送回家。

       孩子不记得这段记忆,没有监控录像,没有实际性证据,没有指纹,没有任何可以确定嫌疑人的线索,这个案子最终被定性为孩子乱跑走丢。

       再后来张子方去了别的辅导班,带的还是大一点的孩子,同样的方法又诱拐了两个年纪小的孩子。看着那些前一天还趾高气扬骂孩子的父母,第二天痛哭流涕的认罪,焦急的寻找他们的心头肉,张子方就觉得解气,但同时也徒增了满满的苦涩。

       如果…我的父母这样就好了…

       最后一个受害者,因为张子方的药剂含量注射的太少,在一次白天张子方回去时,发现孩子要逃跑,他打了孩子一顿,拣那种不会打出印子的地方揍,后来孩子一直哭闹大叫,张子方心情烦躁就拿被子捂住了孩子的嘴巴,用力过猛,孩子渐渐没了声音,张子方才知道自己害死了一个孩子。

       来不及了…我的罪名已经落下了,从此就背负起了一条人命,无论我怎么努力或者认错,都来不及了…

       “他其实很想他的父母。”何开心淡淡的说道。

       “说来听听。”韩沉说。

       “他其实一直都在等,等他变得足够优秀。他其实成绩很好,只是因为没有钱才没有去念大学。这从他带学生的量就能知道了,如果不是带的好,不可能会有这么多人愿意上他的课。”

       “等他变得优秀,他就会回去找他的父母,告诉他的父母,你们的儿子很棒,是你们的骄傲,这么多年没有参与他的生活你们后不后悔?这是每一个子女都想做的事情,其实他也没有多恨,毕竟就算有再多的恨,这么多年也早就冲淡了。”

       “他还是爱他的父母的。”何开心摆弄着桌子的台历。

       “嗯哼。”韩沉拿起资料仔细核对着。

       “作案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像一个大侠。”何开心沉默了半晌又突然冒了一句话。

       “嗯?怎么说?”小梓兴致勃勃的问道。

       “他绑架孩子们的初衷不就是因为这些孩子们的家长对孩子不重视吗?他在以上帝视角去惩治这些失职的父母。同样的,他透过这一个个孤单的孩子看见了当年的自己…他恨,他怨,他要把他的愁苦释放,他,真的很可怜…”何开心眼眸满是惋惜,一个正值青年的人,可能要待在阴暗的监狱一辈子都可能出不来了。

       “我不觉得。”韩沉放下是手中的资料,看着忧国忧民的何教授本尊。

       何开心有些茫然的望着他,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想来挑刺???

       “如果每个人都像他一样,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不公平的事了就以自己的方法去摆平,那还要我们警察干嘛?还要法律干嘛?”韩沉说的在理,锋茅组众人点头附议。

       “我只是说他的经历很可怜嘛!”何开心无奈,他也不想跟韩沉争辩什么了,案子结束了,他也该回去了。

       等等!

       “韩沉组长呀,案子结了,但咱俩还有事没结呢~”何开心坐到韩沉对面,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

       “什么事什么事?”小煜从电脑屏幕后面探出个头来。

       “对呀,什么事什么事啊?”小斯也八卦的望着韩何二人。

       “我们俩能有什么事?”韩沉瞪了他们一样,他们怏怏的缩了回去。

       “你想怎么样?”韩沉皱眉,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何开心。

       “想跟你谈恋爱啊~”何开心双手捧住自己的脸,一脸期待的望着韩沉。

       韩沉正喝着水呢,猛的被呛了一下,不仔细看都瞧不出来耳朵尖居然红透了。

       毕竟二十多岁了,还是纯情处男一个…面对突如其来的表白还真的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不要。”傲娇如韩沉。

       “就要。”可惜何开心是傲娇王。

       “你跟你自己要去吧。”韩沉白了他一眼,继续看手中的资料。

       “喂~韩阿姨嘛?是我呀,我是开心啊~”

       听见何开心的声音,韩沉猛然抬头,这家伙居然拨通了自家王母娘娘的电话!

       “你干嘛!”韩沉用嘴型质问何开心,眉目间满是愤怒。

       “什么?今晚和韩沉一起去家里吃饭?好好好,我一定去,谢谢阿姨,就是…韩沉不知道回不回去…”何开心一边拦住韩沉要夺手机的手,一边保持着跟阿姨的通话畅通。

       “我答应你。”韩沉冷下脸。

       “好的阿姨,我们下班就回去。”何开心像是一只偷腥成功的猫,眼眸中的小星星亮晶晶的。

       何开心拍了拍韩沉的肩,又站到他身边,揽住他的肩膀,特乐的说:“韩警官现在就是我男朋友了啊。”

       韩沉给了他一肘子,疼的何开心龇牙咧嘴。

       “以后有你受得!到时候让你明白明白什么叫作振夫纲!”何开心望着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咬牙切齿道。

       晚上的时候,何开心坐着韩沉的车到韩沉家的,韩母热情的招待他,做了一大桌子的菜,那眼神赤裸裸的就是瞧女婿。(其实韩母视角是看儿媳=)

       “阿姨,您也吃。”何开心给韩母夹菜,嘴甜的净说些哄得韩母高兴的话,惹得韩母一顿饭下来把何开心捧上天,把自家儿子贬到了地底。

       “阿姨,韩沉他有什么喜好吗?或是忌口什么?我都记一下。”何开心笑着问道。

       韩母一听这话也来劲了,他们这是俩有情况啊!

       “你别看韩沉大老粗这性格,其实他喜欢吃小蛋糕的,嗯…还喜欢吃辣的,忌口的话…他在部队呆习惯了,现在都不挑食了。”韩母以为两人现在有进展了,越看何开心越喜欢,等下吃完饭得给小何打个电话,报报喜。

       “那阿姨…唔…”何开心话还没说完,嘴却被堵住了。

       韩沉㧅了一筷子的洋葱径直塞进何开心喋喋不休的嘴里,说:“吃你的饭吧,饭都堵不住你的嘴!你是小猪佩奇吗?一天到晚叭叭叭。”
  
       “怎么说话呢你这孩子!”韩母瞪了韩沉一眼。

       韩沉边安抚着他母上,边拿小眼神瞟何开心,示意他老实一会儿。

       吃完饭,何开心抢着要洗碗,但就他那贵公子的做派,韩沉怕他打碎自家碗碟,所以就把他从厨房拉了出来。韩母乐得见他们俩亲热,还特意给他们俩留点私人空间,洗完碗就偷偷溜回房间给小何打电话了。

       何开心跟韩沉在外面看电视,何开心跟他并排坐了一会儿就开始不老实了,躺下以后头枕在韩沉的腿上。

       “你又想干嘛?”韩沉把他的小脑袋挪开。

       被按头的何开心也不快活。

       “你要是不给我躺我就亲你!”这威胁真的…好恐怖呀…

       韩沉无奈,伸直腿翘着茶几上,何开心美滋滋的躺下,枕在韩沉的腿上。两人一起看了一部电影,无人打扰,颇有些岁月静好的味道。

       电影放出“全剧终”,何开心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眼钟表…嗯,很晚了。

       “这个点回家不安全。”我超可怜的。

       韩沉没理他,反正你不让他留下来他也会有万种方法留下,那何必再去做那个无用功呢,有那个废话的时间还不如洗洗睡呢。

       那韩沉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不想让何开心留下,你也有万种方法让他离开。


————未完待续

感谢观看
爱心评论点赞走一波u 右上角点关注全迷路x

评论(4)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