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罗浮生X牧歌之先婚后爱老公老吃醋系列

国庆贺文|生牧之老公爱吃醋系列
国庆快乐鸭!!!

——

       精致的装潢可以看得出房子的主人花了大价钱,也费了不少心,房间的基调以暖色为主,到处贴满的大红“囍”字可以看出这是一间婚房。
   
       此时,新郎可能还在应付宾客,而新娘子则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婚床上。

       门外的脚步声逐渐放大,门,被打开了。
   
       绣着一只凤凰的红盖头慢慢被掀起,先露出来的小脸可怜兮兮的,从颈间的喉结可以看得出这新娘子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在来者的眼中,面前的画面满满的都是诱惑。
   
      “我妈就是麻烦,结婚就结婚还搞古时候的那一套,你穿红色真的丑死了。”新郎官满身的酒气,解着立领的扣子,说着些难听的话。
   
       牧歌有些委屈,他默默的摘下红盖头,不发一言,乖乖的坐在床上。
   
       罗浮生心气大着呢,去洗了把澡都没把火气浇灭。也是,一个钢铁直男在莺莺燕燕中流连忘返这么久,突然塞给他一个硬邦邦的男生,你让他怎么接受?
   
       何况,这男生还一点男生样都没有,小弱鸡崽的样子真是有够给男人丢脸的,怪不得要嫁给男人。
   
      “你还在这坐着干什么?洗澡去啊。”罗浮生发梢的水顺着胸膛往下流,他只裹了一件睡袍,腰间系得松松垮垮的,露出来将近整个上半身,这等好身材看的牧歌忍不住脸红。
   
      “我…好,好的。”牧歌在心里暗自懊恼,怎么就突然失了神。
   
       淋浴器洒出的水混着眼泪一同流下,从今以后,他牧歌再也不是他自己了,他要服从罗家的安排,甚至连人身自由都有可能被限制…
   
       牧歌是牧家的公子,牧家因为公司即将面临倒闭,就想着要政治联姻,因为牧家的女儿不愿嫁人,无奈就嫁了个儿子过来,这事罗家知道却并没有阻止,反而痛痛快快的接受了。但牧歌为了嫁过来,办理了退学手续,离开了最爱的校园和最好的伙伴们,现在的他一无所有。
   
       他很难过,他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对他,把他嫁给一个男人,难道就是为了公司?出嫁的最后一天他才知道,原来…他根本只是牧家领养的孩子…这一时让他慌了神,就算还能在牧家过下去,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父母。那,还是选择离开吧。
   
       人从一出生开始就要做许多事情,想做的、要做的、不想做的、不用做的,你都要做,都说这个世界并非非黑即白,但这个世界一定有黑有白。
   
       牧歌哭的太厉害,眼睛红红的,看起来十分可怜,大码的睡袍裹在他身上,露出了白皙的胸膛和精致的锁骨。
   
      “你…嘶…”罗浮生为了抵抗政治联姻都好几天没近女色了,现在看着这等尤物怎能放过?管他是男是女,关了灯谁看的见谁?
   
      “嗯…疼!轻…轻点…我求求你了…呜…”
   
       牧歌被突然推到在床上,还没缓过来,身上就压上来另一个人的重量,紧紧的贴着自己,在锁骨上吮吸舔舐,咬的有点用力,青紫色浮在皮肤上还有着别样的美感,刺激的罗浮生眼睛越来越红。
   
      “不许哭!”罗浮生吻住牧歌的嘴,果然世界清净了许多。
   
       罗浮生把牧歌翻过去背对着自己,把挂在牧歌身上的睡袍扯掉,手指向下探。

      “嗯…呜…”牧歌的泪水打湿了枕头,听的人心里忍不住怜惜他。
    
       罗浮生亲了亲他的耳垂,轻声温柔的哄着说:“乖…不哭了宝贝。”
   
       牧歌一听这话就知道,罗浮生在床上一定也是这么对待那些姑娘的,他有些生气,虽然不知道在气什么,他堵着气咬住枕头打死不叫出声。
    
       罗浮生故意磨他,让他忍不住呻吟出声。

      “小妖精。”
   
       第二天一早,牧歌是被罗家的管家叫醒的,身上酸痛不已,昨夜的一幕幕在他脑中闪过,顿时羞红了脸,埋在枕头里缓了好一会儿才起身洗漱。毕竟是在别人家,还是不能太懒惰,虽然他本就不是一个懒惰的人。
   
       新房子这就留了一个保姆和一个管家,管家叫醒牧歌以后就回老宅子了,只剩保姆和牧歌了。
   
      “小少爷你醒啦。”保姆姓孙,大家都叫她老孙,她是标准的北方人,爽朗大方,笑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特别舒服和温暖,尤其是对于一个刚刚发现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人来说。
   
      “嗯,孙阿姨早。”牧歌今天的穿着是他最为平常的穿着,一条白色紧身裤,一件白T恤,怎么看怎么少年感十足,而且带着眼镜的样子,真是软萌可爱。
   
      “小少爷我不知道你想吃什么,就给你随便做了点,你尝尝看这鲜虾粥怎么样?”孙阿姨端着粥上桌,摆到牧歌面前。
   
       牧歌接过孙阿姨拿的筷子,细细品尝了起来,粥已经是被冷过得了,温度合适,入口就能吃到鲜虾肉,喝下以后胃里暖暖的。

      “很好喝,谢谢你孙阿姨,你手艺太棒了!”牧歌笑着说。
   
       孙阿姨见他嘴甜,笑的更欢了,应了他下午给他做千层蛋糕。

       吃完饭,牧歌没事做,他的手机被罗浮生收了起来,屋子里一个与外界通讯的工具都没有,简直就是把自己软禁起来了。
   
       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可以啊兄弟,搞到手了?”许星程是跟罗浮生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嘿嘿。”罗浮生傻傻的笑了两声。他虽然花名在外,表面放荡不羁,但其实他洁身自好,内心只钟情一人。
   
      “兄弟恭喜你了,您老终于不用守身如玉了,昨晚…很性福吧,啊?”许星程已经笑了好多次他是个老处男这事。
   
      “滚蛋。”罗浮生推开他,继续办公。
   
      “行了,我也不耽误你赶紧工作然后回家陪老婆了哈。”许星程趁发小还没动手打他,麻溜的跑了。
   
       罗浮生手指摩挲着文件纸张,微微发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开心事,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

      “孙阿姨,我不能出去吗?”牧歌在书房找了一本书,因为是古文他看的有点累了。
   
      “你就这么想离开吗?”男人冷冽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之外还有关门和换鞋的响声。
   
       牧歌被吓的脸都白了,他听得出来罗浮生生气了,罗家家大业大,还涉及黑道,如果他得罪了罗浮生,那他们牧家…
   
      “我…我没有…”声音越来越小,开始哽咽起来。
   
       罗浮生本来还黑着一张脸,看着小娇妻在哭,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拿出口袋里的手绢给牧歌擦眼泪。
   
       不过…好像有点粗暴。
   
      “疼…疼!”牧歌忍不住叫出声。
   
       罗浮生把手绢扔给他,转身上楼去了。
   
       牧歌把眼泪擦掉,收好手绢,在孙阿姨的慈爱的眼神下,端着下午自己亲手做好的千层蛋糕上楼了。
    
       罗浮生在书房办公,笔记本发出的光亮打在他脸上倒是显得柔和了不少。罗浮生的长相本就是那种给人感觉很温柔的人,可是他狠起来也能让人全身发冷。

      “你来干嘛?”罗浮生皱着眉头。
   
       他这样一问,牧歌一时不知道是该走还是该留了,傻傻的愣在原地。
   
      “过来。”罗浮生说。
   
       牧歌端着蛋糕放在书桌上,小声说:“这个…是我下午做的,你尝尝…”说罢还往罗浮生面前推了推。
   
       牧歌面对罗浮生更多的不是害怕而是羞耻…毕竟,昨晚他跟这个男人肌肤相亲过…
   
      “谁要吃这种甜死人的东西。”罗浮生的语气很强硬,又说:“快去换一套正装,晚上带你去一个晚会。”
   
       牧歌听到要出去,眼睛瞬间亮了,毕竟他已经关在屋里关了一整天了!他笑着答应,跑了出去。
   
       罗浮生拿起小勺子一勺一勺的挖着蛋糕往嘴里送,哼哼道:“总有一天要把你关在屋子里永远出不去!小妖精!哼。”
   
       大概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牧歌又进来了,手攥着西服的边缘,有些紧张。
   
      “好…好看么?”牧歌问。
   
       是一套白色的西服,牧歌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小王子!他皮肤本就白皙,穿上白色的衣服更显得水灵了。
   
      “…以后不许再穿这一套了。”罗浮生挪开目光,不准备再看他。
   
      “嗯。”牧歌有些难过,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套小西服,他以为罗浮生会喜欢的…
   
       妈的,果然就应该把他锁屋里,永远不让他出去。罗浮生想着,余光忍不住往失望的人儿脸上瞄。
   
       晚上的晚宴是当地各大商业的见面礼宴,来的不是有钱就是有权,还有些是为了让自己的犬子出来见见世面,混个脸熟的。
     
       瞿遥就是其中一个,他根本不爱从商,他十分热爱音乐,但是他根本说不动他爸,所以今天就被带来了。
   
      “牧歌!”瞿遥拍了下牧歌的肩膀,他没想到能在这见到同学,尤其是已经办理休学将近半个多月的同学。
   
      “是你呀,瞿遥。”牧歌笑成眯眯眼,罗浮生去跟其他人说话了,他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吃小蛋糕,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没想到,能在这遇到同学。
   
      “你为什么休学啊?”瞿遥忍不住问。
   
      “嗯…”牧歌思索了会,说:“我暂时没有办法解释…话说最近学校里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么?”
   
       瞿遥笑着摇摇头,说:“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韩沉又拿枪进学校,尤东东和冯豆子又在老师的课上破口大骂,何开心已经扩展看命业务了,沈巍和赵云澜依旧天天撒狗粮,除此之外,真的没有什么了。”
   
       “真怀念。”牧歌温柔的笑笑。
   
      “小牧牧,我觉得你变好看了。”瞿遥捧起牧歌的脸,凑近端详。
   
       没过几秒钟被狠狠的拉开,瞿遥的手臂被拽的生疼,一个黑脸的男人站在他们面前。
   
      “罗…罗浮生。”牧歌有些慌张,罗浮生不会又生气了吧…
   
      “回家。”罗浮生转身离开了。
   
       牧歌对瞿遥抱歉的笑笑,小跑着跟了上去。
   
      “罗浮生你等等我!”牧歌跑的有点累了,他没想到罗浮生能走的那么快。
   
      “你以后离他远一点!”罗浮生生气的捏了捏牧歌的脸。
   
      “知…知道了!”牧歌揉揉自己被捏红的脸,有点小委屈。
   
       不过…他这是吃醋嘛?
   
       让牧歌真的确认他在吃醋是在回家以后睡觉的时候,他被男人狠狠的疼爱了一番,最后昏过去之前答应了什么来着?

      “你以后不许再跟除我以外的男人讲话!”

      “好。”

       简直酸死了。
   
       他们结婚已经半年了,牧歌深深的爱上了那个霸道的男人,但他想继续上学的心依旧有增无减。
   
      “那就去上吧。”罗浮生摸摸他长长的头发,软软的。
   
      “真的么?”牧歌有点小激动。
   
      “嗯。”罗浮生也笑着看他。
   
       这半年来,罗浮生除了刚开始有些霸道以外,对他简直是百依百顺,虽然他也没有要求过什么。在生活物质方面罗浮生给予牧歌的全部是最好的,基本上每个月都会带牧歌去旅游,简直就要把他宠上天了。
   
       就是晚上的时候会把他欺负的惨兮兮的,不过这跟那些甜言蜜语比起来就要轻多了。每次一上床,“宝贝”、“亲亲”这种词汇就往外冒,而且还要各种刷新牧歌三观的羞耻话,他每次听不下去了,就会轻轻砸一下罗浮生的胸膛,罗浮生把他的手抓住亲一下再放开。
   
       简直就是泡在了蜜罐里。
   
      “我已经给你办好手续了,明天就能去上课了,所以今晚我们就早点睡吧。”罗浮生面无表情的说着求欢的话。
   
      “我好喜欢你呀!!!”牧歌抱住他。
   
       其实罗浮生并不是表面上那样不近人情,而且他真的是一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

       那天下午,牧歌跟孙阿姨在厨房研究最新款网红蛋糕的制作方法,罗浮生和许星程在书房里说话。

      “你不让他去上学?”许星程问。

      “去上学干嘛?我又不是养不起他。”罗浮生语气不大好。

      “可是他这个年龄段就很向往校园生活啊,可你却把他关了起来。”

      “我老婆我想关就关。”

      “是是是,我也能理解,你说你喜欢他三年了,好不容易结婚了,当然舍不得放手了,但你也不能禁锢他啊。”

       罗浮生没回答,半晌才说:“我会考虑的。”

       后来两人就开始聊工作上的事了,但前面的那些话被牧歌一字不落的听全了,包括…罗浮生已经喜欢牧歌三年了。

       他…真的喜欢我么?

       牧歌心里有答案,罗浮生真的很爱他,每次睡觉的时候,身边的人总是会看着他入睡,在他睡着的时候会忍不住亲亲他摸摸他,还说着些甜腻的话,跟白天凶他的完全是两个人。

       可能,太要面子了?

       三年前,牧歌所在的学校带即将毕业的同学们去罗家的公司感受一下什么叫职场,好让他们能在高考前给自己施一施压,化压力为动力。

       “啊!”牧歌在洗手间洗好手,只顾想事情盯着地下看没看路,所以不小心撞上了人。

       那个男人,很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没关系。

       就那一笑让牧歌的小心脏被狙击了。青春期的骚动开始了。

       他后来知道了那个男人叫罗浮生。他曾为了罗浮生又跟哪个哪个女人睡了而痛哭,一边说着不爱了,一边忍不住去打探他的近况。直到接到罗家同意联姻的消息,他高兴的快要疯掉了!

       但喜悦过后只剩满满的悲伤,被父母当做物品跟人交换,被罗家嫌弃,还受到了罗浮生的冷漠对待。牧歌甚至不敢跟罗浮生说他已经喜欢他很久很久了。因为他不够资格。

       幸好,你也喜欢我。

       我终于可以平等的跟你说我喜欢你。

      “明天去学校不许跟那些个男生有说有笑的。”罗浮生恶狠狠的警告牧歌。

       牧歌并不害怕,笑嘻嘻的凑过去亲了罗浮生一下。

      “放心吧,我就爱你。”

       罗浮生的笑有些收不住,平缓了以后哼哼道:“就会说的好听。”

      “那我再亲一下。”牧歌又亲了一下罗浮生的脸颊。

       然后他就被罗浮生紧紧的搂在自己的怀里,吻住了他的嘴唇,口中的空气被罗浮生尽数夺去。

      “用鼻子呼吸,小傻子。”罗浮生刮了下他的鼻子。

      “忘了嘛~”牧歌瘫软在罗浮生怀里。

      “行吧,明天上学了,今晚就好好伺候我吧。”罗浮生抱起小老婆睡觉去咯~

      “那你要轻一点哦。”

      “轻不了了。”

       后来,牧歌恃宠而骄,问罗浮生是不是以前跟很多女人睡过。

       罗浮生亲了亲他,没回复。第二天把许星程叫来回答他这个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浮生他真的娶你之前一直是处男,我们这个小圈子因为这事笑话他好久。”

      “那他身边这么多女人,他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啊。”

       牧歌一时羞红了脸,当着别人的面,罗浮生突然说喜欢自己,真是有够让人害羞的。

      “胡说。”牧歌红着脸。
 
       罗浮生捏了捏他的小脸蛋,深情的说:“我爱你。”

       真巧,我也爱你。

————end.

本来还想写个大致介绍…算了…每个人各自感受吧…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评论(8)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