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心沉《自大狂的惺惺相惜》探案文(5)

*人物设定:自以为是心理学攻×自命不凡刑警受
*人物是各自作者的 故事脑洞是我的
*故事背景方面有修改 是探案文 不血腥暴力恐怖 有些科学方面不合逻辑的地方见谅
前文:心沉(1)  (2)  (3)  (4)
感谢观看

正文↓

   
第五章  好事将近

       何开心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韩沉一身黑衣侧躺在床上望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害羞…

      “怎么?被满屋的男性荷尔蒙吓到了?”韩沉轻笑一声,戏谑的看着他。完全看不出这是刚刚那个不想何开心留下的人。
   
       何开心眯了眯眼,换上了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突然蹿到韩沉身边躺下,裹走床上唯一的被子。
   
      “卧槽!你干嘛!”韩沉本来躺在被子上,被何开心一掀,他差点从床上滚下去,好在他身手矫健不至于太狼狈。
   
       何开心看着他那一串华丽的动作,眼睛里藏着微微的羡慕,酸酸的说:“这不是给你这个充满男性荷尔蒙的人一点展示男友力的机会么。”
   
      “要不要让你切身体会下什么叫男友力?”韩沉离他越来越近,但何开心就堵定他不敢,所以毫无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
   
       只差一扎的距离,韩沉停下了,唉,还是不能那么随便。
   
       何开心在心里舒了口气,笑着调戏着韩沉,说:“哟,不展示您老的男友力了?”说话就说话还故意往韩沉耳朵上喷热气。
   
      “您比我老。”韩沉转头凶了他一句,脸上有点微红。

      “啊!”韩沉叫了一声,被冷不丁的掐了一下腰搁谁谁都不快活。
   
      “男人是不能说老的你懂不懂?”何开心气鼓鼓的用被子裹紧自己。
   
       韩沉看着旁边鼓起的被包,无奈的扶了下额头,并不想理他,背对着他睡下了。
   
       直到韩沉呼吸平稳,何开心才松开裹紧的被子,拽出一角给韩沉盖上。
   
      “哼,早晚都是我的。”
   
       第二天一早,何开心不是被韩沉叫醒的,也不是被韩母叫醒的,是被他亲妈叫醒的。
   
      “妈??你怎么在这?”何开心头发乱糟糟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要面对他磨人的母上大人了。
   
       何母一脸傲娇,敲了敲何开心的小脑袋,美滋滋的说:“老娘还不是来给你操办婚事的。”
   
      “什么?”何开心一脸懵逼。
   
      “怎么?你跟小沉都睡过了还想始乱终弃?”何母故意露出不敢相信的样子,看得何开心一脸尴尬。
   
      “妈你够了,两个男人睡一起有没干什么,怎么还要负责了?”何开心掀开被子,不管他妈咪的唠叨去浴室洗漱。
   
      “反正婚事定在下个月初十,请柬我已经发完了,你不答应也不行。”何母看着惊掉牙刷的儿子,快活的走了。
   
       何开心看着镜子中满嘴泡沫的自己,微微笑了,轻声说道:“韩沉,我本来还想给你点时间的,看来…”
   
       此时的韩沉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新案子,这案子的犯罪嫌疑人上头锁定是一个催眠大师,未经受害者同意对其使用催眠,导致多个受害者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看来,还是得请何教授留一段时间了。”局长对韩沉说。
   
        韩沉脸色微变,反驳道:“我们自己可以…”
   
      “韩沉,不得违抗上级命令。”局长压低声音。
   
      “是。”韩沉应着。
   
      “小煜打给何教授请他继续协助你们破案。”局长又吩咐小煜。
   
       小煜看看局长又看看自家老大,emmmm还是工资重要。
   
      “好的,局长。”小煜屁颠屁颠的去打电话了,无视了韩沉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下午,穿着一身蓝西装的何开心到了。

       “说说吧,又是什么案子?”何开心端起原本自己办公桌前的水杯抿了一口,嗯,这锋茅组的小家伙们会做人,还帮他倒好了茶。
   
      “这是我的杯子。”韩沉从旁边的办公桌探出个脑袋,不开心的望着他。
   
      “噗”何开心没忍住。
   
      “脏不脏啊。”韩沉嫌弃的挪远了一点。
   
       何开心见他嫌弃故意往他身旁凑,你越嫌弃我凑的越近!最后小声的在韩沉耳边说:“你要是再退,我就把我们俩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他们。”
   
       韩沉立马坐直,挪回刚刚的位置,认真办公。
    
       哼,还治不了你了。
   
      “说吧,什么案子?”何开心又抿了一口水,完事还当着韩沉的面砸吧砸吧嘴。
   
       小梓一直对心理学方面有点好奇,所以这次特别积极。
   
       “是这样的,近期上头接到了多起被恶意催眠事件。犯罪嫌疑人总是神出鬼没的,到什么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线索,而且他针对二十到三十岁的女性进行催眠,然后…”小梓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施行强奸。”

      “明白。”何开心揉揉眉心,虽然见惯了各类的心理变态,但是每一次遇见都会感到深深的无力感。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充满幸福和快乐?

      “这几起案件的共同点在于受害者介于二十到三十岁之间,工作均是闲散职业的,事发地点都在人多的地方,在一些公共场所但又不引人注意的小角落。”

      “还有呢?”何开心问。

      “没…没有了。”小梓茫然的看着他。

      “不可能。”何开心很快否定了,然后又轻笑一声,看向韩沉,说:“你们老大不是说过,真相是不会自己逃跑的。”

       韩沉扯出虚假一笑。

       锋茅组众人望着和和睦睦的两人有点懵逼,这两位大佬不是昨天还针锋相对吗?今天就握手言和了?

       再过两天,他们就会知道这两位不仅仅是握手言和了,而且将是十分和谐的睡眠关系。

      “走吧,去走访一下受害者。”韩沉发话,小奇立马站起来往外走,小煜小梓小斯紧随其后,韩沉跟何开心对视一下,气冲冲的也走了。

       何开心赶上他,拍了下他的肩膀,被韩沉的一用力挟制起来,把他的手臂按到他的背后,将他整个人抵在墙上。

      “疼…疼!”何开心忍不住叫出来。

       韩沉见他是真的很疼了,才放开他。

       韩沉笑着说:“不好意思啊,职业病。”

       何开心表面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你怎么肥四啊小老弟?”何开心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韩母的电话号码。

      “你!”韩沉气坏了。从小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会见风使舵的人!

      “小老弟要乖乖的大哥哥才会给你糖吃嘛~”何开心揽住韩沉的肩膀,哥俩好的对他笑笑。

       韩沉扒拉下他的手,冷着脸说:“你再拿我妈压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快活的。”

      “那…互相伤害?”何开心反射弧慢慢转过来。

       韩沉白了他一眼,走人了。

       走访的第一家受害者是在市中心,家庭不说特别豪,但也是小康水平往上跑了,家里只有一个女儿,结果现在还患上了抑郁症,真是让一家人难过不已。

      “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抓住那个坏人啊!我的女儿不能白白受这样的侮辱啊!”受害者的母亲保养的很好,无论是穿着还是佩戴上无一不显出她是一位阔太太,但此时的她满目泪水,痛哭流涕的述说着冤屈。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抓到他的!”小煜安抚着太太。

      “您能否让我们见一见您的女儿?”何开心问道。

      “可…可以是可以,但是她现在精神状态还不是很稳定,我怕…”太太面露难色。

      “您放心,我是心理学教授,我懂得怎样与她交流。”何开心对太太安抚的笑笑。

       回头望了韩沉一眼,转身进了人家姑娘的闺房,进去后关上了门。

       屋内先是传来了一声尖叫,太太有些不放心想进去被韩沉拉住了。

      “您放心,他可以的。”

       太太点点头,坐了回去。

       屋内的姑娘才二十出头,正值最美好的年纪,可她现在眼袋很深,头发凌乱,一点属于她这个年纪特有的东西都没有。在何开心一进来的时候就发出了害怕的尖叫。
 
      “你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何开心站在角落里,试图让姑娘感觉到自己是离她很远的,所以她是安全的。

       姑娘渐渐冷静下来,坐在床上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双腿。何开心也顺着墙壁坐下,坐在地板上。

      “你叫什么名字呀?”何开心微笑着问道。

       姑娘见他的笑容就觉得很安心,所以打开了拦在她面前那扇无形的门,与他交谈。果然一个人的笑容对于一个人而言真的很重要,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微笑就是心灵的颜色。

      “我…我叫许安。”女生的声音跟小猫一样。

      “你是学生吗?”何开心此时更像一个邻家大哥哥。

       许安点了点头头,说:“我已经大四了。”

      “校园对你而言是什么颜色的?”

      “青绿色。”

      “那社会呢?”

      “黑色!”姑娘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变得慌张和害怕。

       何开心也不敢轻易过去安抚她,只能轻声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直到姑娘平复下来,何开心才抛出来另一个问题。

     “你最讨厌什么样的人啊?”

      “个子高,喜欢穿一身黑,喜欢打球,行走在校园里的男人。”许安像是在回忆什么,只不过刚刚还露出羞涩的脸,却突然变得阴沉。

      “你累了,听到这个响指就好好睡一觉吧。”何开心盯着许安的眼睛,两分钟以后打了一个响指,许安闭上眼向后倒去。何开心帮她盖好被子,出去了。

      “怎么样啊警官?”太太紧张的拽住何开心的衣袖。

       何开心扶她坐下,说:“您放心,她现在已经睡着了,她应该很久没有睡个好觉了,就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说完,众人望向许安的屋子。

      “您跟我们说说事发时发生了什么事吧。”何开心问。

       太太叹了口气,说:“我其实也不清楚,我们家孩子从小成绩就好,专顾着学习重来没谈过恋爱,到了大学也在忙着考级,可是两个月前不知道怎么回事,天天魂不守舍的,我作为过来人我当然知道她这是恋爱了,但是我问她她又什么也不说,直到一个月前,她哭着跑回家,跟我们说…说…”太太说道着忍不住哽咽了起来。

       小煜递给太太一张手纸。

      “那太太,就先这样吧,我们现在去许安的大学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你们好好休息吧,打扰了。”一直没说话的韩沉说话了。

       众人跟着老大一起离开。

      “从跟许安的谈话中大致可以推断两种可能,一,犯罪嫌疑人就是她的男友,二,犯罪嫌疑人是她男友介绍她认识的。”

      “还有呢?”小梓拿着笔记本勤快的记着。

      “她说校园对于她是青色的,所以事发场地绝不是在校园,她讨厌高个子、身穿一身黑、喜欢打球而且还在校园里出现的男子,所以犯罪嫌疑人要么在大学里要么出现过在大学里。”

      “这不废话么。”韩沉说。

      “你!小沉同志~”何开心举起手机,韩沉乖乖的抿紧了嘴。

      “而且犯罪嫌疑人一定是在校园中出现了有一段时间,有不错的外貌条件,年纪大概在二十到二十五岁之间,可能是学生也可能是体育老师,或者是大学附近居民楼的居民。”

      “反正是妖是魔,去会会就知道了。”何开心头靠在车枕上,闭目养神。

      “不管他是什么,我们一定能抓到他的!”小梓中二的说道。

       不过,他说的没错。对于犯人,我们绝不姑息。

————未完待续

爱心评论点赞一条龙 我谢谢谢谢谢您 ♡

评论(7)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