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心沉《自大狂们的惺惺相惜》(6)

前文:(1)  (2)  (3)  (4)  (5)

个人建议先看一下上一章,隔了那么久怕你们忘记前面内容了…这个案子是从第五章开始的。

正文:

第六章  校园密事

      “卫老师加油!卫老师加油!卫老师加油!”姑娘们口号统一的大喊着,站在篮球场外围朝里面挥舞着双手。
   
       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明星见面会呢。
   
      “哎,同学,麻烦问一下,这个卫…卫老师是谁啊?”韩沉拍了拍一个男生的肩膀。
   
      “喏,那个。”顺着男生的手指的方向,看到的是那个场上正在肆意挥洒汗水的青年人。
   
      “怪不得这些姑娘这么疯狂,这么年轻帅气的老师可真的少见了。”韩沉发出感叹。
   
       何开心盯着的后背,眼神攻击!我可是又帅又年轻学历又高的教!授!好么!选择性眼瞎,服气。
   
      “是啊,我们学校喜欢卫老师的女生可多了,尤其是那个叫许安的,前两个月基本上天天缠在卫老师身边,你说她一个艺术系的学生能跑来问体育老师什么问题?恐怕是想来场师生恋吧。”男生说着说着跟旁边的朋友露出猥琐的笑容。
    
       韩沉的目光放在这位卫老师身上。正想着案件的线索可能要来了的时候,猝不及防的被何开心拽了一下,从人群中拎出来。
   
      “你干嘛!”韩沉扒开他的手。
   
      “他有什么好看的!”何开心冷着脸。
   
       ???这是什么情况?吃醋???
   
      “比你好看。”韩沉嘴一呲,把何开心气的在原地直跺脚。
   
       等韩沉再一次从人群中挤进去观察嫌疑人时,球赛已经中场休息了,卫老师正跟场外的姑娘们打招呼。
   
       呵,还真像明星见面会。
   
      “你好。警察。我们有事情问你,请你配合一下。”韩沉拿出自己的警察证。
   
       卫老师应了声好,跟场上的学生说了一下,就跟韩沉一起出去了。
   
       几人坐在人比较少的主席台下面的台阶上。
   
      “不知道卫老师全名怎么称呼啊?”韩沉笑着问道。
   
      “我叫卫鑫。”卫鑫拿着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卫鑫,你知道许安吗?”何开心开口问道。
   
       卫鑫的动作显然停顿了一下,不过立马恢复了动作,不停的擦着脸上或者身上的汗。
   
      “我认识,我以前带过他们班的体育课。”卫鑫说。
   
      “请问你近期有见过她吗?”何开心问。
   
       卫鑫摇摇头,又说:“他们班上的同学说她请假了。”
   
      “我们接到报案,说她失踪了,所以来学校了解一下情况。”何开心的目光很真诚。
   
       卫鑫惊讶道:“她失踪了?她怎么会失踪?”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就是前两天她独自一人出门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们出动了警力去搜查,可是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线索,估计…生死未卜。”何开心惋惜的说道。
   
      “不可能!她不会有事的!”卫鑫有些激动。
   
      “先生你先别激动,你能跟我们说说许安在学校里的情况吗?我们好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能去找到她。”何开心安抚道。
   
       韩沉环臂抱胸,冷bu眼fu旁qi观。不得不说,这何开心心理战玩的可以。有点东西。
   
      “她…她是一个很文静的小姑娘,学习又好,她以后想当画家所以学了艺术,对!她一定是去外面采景去了!她采景去了!”卫鑫激动的说道。
   
      “你…很了解她?”
   
      “不…不了解。”卫鑫声音小了下来。
    
      “作为一个体育老师,对于艺术系的一个普通学生,这样的了解如果还不算了解的话,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何开心问道。
   
      “我…”卫鑫有些慌乱。
   
      “说说吧,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是…是男女朋友。”卫鑫说道。
   
      “什么时候跟她失去联系的?”韩沉问道,递了个眼神给小斯示意他记录口供。
   
      “上个月十号,她再也没给我发过消息。”卫鑫记得很清楚。
   
      “前一天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没,我们感情一直很好,那天她去了我家,我们一起看电视吃饭,到了晚上我就送她回家了,走的时候还好好的,第二天就再也没发消息给我了,学校也没有再来过,我又不敢去她家问,问学生问老师才知道她休学了。”卫鑫眼睛里的悲伤不像是假的,他是真的爱许安。
   
      “我们能去你家看看吗?”韩沉问。
   
      “不!不行!”他有些急了,“我…我家里什么也没有,而且很乱…所以,不方便。”卫鑫讪讪地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好吧,我们去跟她的同学了解一下情况。”韩沉与何开心对视一眼,带着锋茅组的人走了。
   
      “你觉得怎么样?”韩沉问。
   
      “半真半假,刚刚你找他的时候,他居然一点都不震惊警察为什么要来找他。而且,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向下瞟,明显是在思考怎么回答你的问题。他一定隐瞒了什么,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去他家看看。”何开心说着。

       两人不约而同的上了一辆车,把锋茅组各位落在大学了。
   
      “喂,老大我们怎么办?”小斯和小煜小梓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留在原地干瞪眼。
   
      “小煜回局里查一下这个卫鑫的详细资料。小斯去打听卫鑫住哪儿,什么时候把他家的锁撬开,什么时候再打电话给我们。小梓给我把卫鑫盯死了。小煜回局里以后叫小奇去访问另一位受害者。”
   
      “Yes,sir.”三人应道。
   
      “那我们呢?”何开心问。
    
      “我们现在掌握了什么?基本上就是毫无头绪,所以我们现在要去找证据,懂吗?”韩沉翻了个白眼。
   
      “喂,韩阿姨,是我呀我开心啊…”何开心还没说完话,电话就被韩沉抢走了。
   
       韩沉拿到手里才发现自己被骗了,何开心压根没有拨通电话。转过头看见嬉皮笑脸的何开心,气到无话可说。
   
      “少拿我妈压我!”韩沉有些生气。
   
      “生气啦?”何开心的手点点韩沉的肩膀,然后立马被拍开了。
   
       嗯,还愿意肢体接触,没生气。
   
      “我觉得犯罪者不会是卫鑫的,他爱许安,他们俩也是正经的男女朋友关系,没有必要用强的。”何开心说道。
   
      “而且…他可能认识犯罪者,或者说他知道有犯罪者的存在,并且他还在为犯罪者打掩护。这是为什么呢…”何开心有些不解,脑中思索着。
   
      “先去下一家吧。”韩沉说。
   
       第三位受害者,名叫允姿,是一位二十一岁的大学生,装扮偏中性,外表有些粗枝大叶的,但是细处才知道她的心思缜密,而且内心脆弱。
   
      “能给我们说说当时的情况吗?”何开心对她笑了笑。
   
       允姿本想装作酷男孩的模样,可奈何内心却撑不起来了。
   
      “放松下来,做你自己。”何开心声音放轻,安抚着受害者。
   
      “我…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去酒吧,是班上一个男生带我去的,当时酒吧里人很多,我喝了他给我点的酒,再然后我就没有感觉了,只是迷糊间觉得别人在对我上下其手…我…那个人不是我同学!”允姿说着说着哭出了声。
   
      “那你看清他的长相了吗?”何开心问。
   
       允姿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当时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感觉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也看不清那人的脸…”
   
       何开心示意韩沉拿包纸给他,韩沉回他一个“我怎么可能有餐巾纸”的眼神。
   
       何开心翻遍全身口袋终于找到了一包餐巾纸,拽出一张递到允姿的面前,让她擦擦眼泪。
   
      “谢谢。”允姿哭着说。
   
      “别想太多,我们一定会抓到他的,你要知道你的人生还有无限大的希望,你还有很多很多美好的事情没做没去体验,你还有父母家人,放轻松,做好自己,那晚的事就忘了吧,当做没发生过,加油!”何开心笑着握着拳头给允姿打气。
   
       允姿也破涕为笑的答应了。
   
       不是自己的错,却要自己去承担,这是不公平的。可能你的内心没有那么强大,你的自尊不允许你发生过自己的事情,但是这个世界留给你的还多着呢。犯傻自杀是最蠢的事,而不是你口中所谓的解脱。
   
      “老大,出事了,第二个受害者死了,是被人割破喉咙杀死的。”小奇电话打来。
   
      “快,你收拾东西跟我们一起走,你现在自己一个人在家很不安全。”韩沉说道。
    
       允姿愣了一下,赶忙去收拾衣物。何开心问韩沉怎么了,韩沉跟他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等允姿收拾好,三人立马回警局。
   
      “喂,许太太,看好你们家许安,最好是寸步不离的那种,如果不够安全请你把她送到我们局里,她现在一个人会很危险。”何开心打电话通知第一位受害者的家里。
   
       一共三起案件,三位女大学生,本都是活泼开朗的性格,被折磨的全变成了心里脆弱不堪的疯子。并且在作案时对受害者进行了催眠,使她们醒不过来。这样的催眠是会很容易使受害者精神紊乱最后导致心理疾病的产生。
   
       现在,他居然开始杀害他伤害的这些姑娘,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心里才能变态成这样?
   
       两人先把允姿送回警局让警员照顾着,又赶忙开车赶往案发场地。
   
       案发现场拉满了警戒线,尸体还没有进行处理,这血腥的场面着实有些怕人。
   
      “有什么发现?”韩沉问小奇。
   
      “我本来要来他们家来看看受害者的情况,结果一来就发现受害者惨死在家。”
   
      “她家其他人呢?”
   
      “她妈妈去买菜了,刚刚回来看见以后哭晕过去了,被送去医院检查身体了。然后…她们家就没有任何亲人了。”
   
      “没有父亲…”何开心沉思着。盯了一会儿受害者,又去看房间的布置。
   
       看了一圈,何开心在受害者的房间找到了一本笔记本。今天的日记,便是一封遗书。
   
      “她为什么会写遗书?她明明是他杀。”小奇不解的问。
   
      “这份遗书不是她写的。”何开心笃定的说。
   
      “为什么?”小奇问。
   
      “这份遗书过于简单了,一看就是凶手写的。”韩沉说道。
   
       小奇还是不明白,但是也不好意思接着问…果然智商高的人才能在一起玩吗?!
   
      “前面的日记也没有被撕掉,这是犯罪嫌疑人故意让我们看见的,证明他很满意他自己的‘杰作’,而且他不怕被我们抓住。”何开心说。
   
      “跟其他两个一样,都是与自己喜欢的人独处以后被陌生人qj的。”韩沉翻看了下前面的日记。
   
      “不能这么说,许安就不一定是陌生人,卫鑫的嫌疑暂时还不能排除。”
   
      “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小斯工作效率也太低了…”韩沉刚掏出手机,小斯的来电就来了。“说曹操曹操到,来了。”
   
      “喂,老大!门我已经撬开了,快来吧~”小斯赶着老大臭骂他之前,眼疾手快的挂了电话。

       真的不能怪他!这家屋里能有啥啊,居然用了三个锁锁!门!一个密码锁一个指纹锁还有一层钥匙锁,这人家里有千万两黄金吧。
   
      “这里交给你了,取证的照片不能放过屋里任何一个角落,等她母亲醒了,你去医院问一下受害者近期与什么人交往过。”韩沉交代给小奇,小奇点了点头,忙活去了。
   
       韩沉跟何开心到卫鑫家的时候,小斯坐在门口都快睡着了。
   
       韩沉气到狠狠的踹了小斯一脚,给小斯吓的啊,屁滚尿流的站好,现场表演站军姿。

      “卫鑫还没有回来?”何开心问。

      “我打听过了,卫鑫一般要到晚上七八点才能回来,白天一般不回家,中午都是在学校食堂吃的。”小斯喜滋滋的说。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找线索去。”韩沉又从后面踹了他屁股一脚。

       卫鑫的屋子很干净,客厅完全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厨房也很干净,锅碗瓢勺摆放的整整齐齐,屋内的装修也是偏暖色调。看来房子的主人是个温和的人。

       但是打开卧室门以后,这个想法被粉碎的彻底。

       卧室与客厅截然相反,黑色调,屋内无比凌乱,墙壁上被乱涂乱画了许多图案和文字,在床边的地板上散落着些蜡黄色的东西。

       何开心捡起来一看,吓的立马扔掉。

      “什么东西?”韩沉把那东西捡起来。

      “是…人皮面具。”

————未完待续

啊啊啊探案文写的好累啊…只想尽快完结一篇开甜文…另外这个案子的脑洞真的开的很大…你们猜猜是什么杀人?嘻嘻嘻嘻嘻嘻嘻w

评论(9)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