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心沉《自大狂的惺惺相惜》(7)

心理学教授攻×刑警队长受

前文进我主页看吧
超链接失效了我也不会弄(ฅฅ*)♡

正文↓

   

第七章  多脸怪物

       韩沉盯着手中的人皮面具,眉毛不自觉的皱起,这层皮就是卫鑫的脸,还有几张都是不同的脸型。

      “凶手只是他一个人。”何开心说。

       可能过于震撼,小斯愣在原地张大了嘴,原本以为人皮面具是只有小说里才会出现的呢,没想到居然真有人用。

       何开心粗略的扫了一眼墙上的涂鸦,以一些希腊文字为主,还有许多眼睛的图案,眼睛里还冒着血,看得人头皮发麻。

       床边的书桌上摆着几本书,全是心理学犯罪类书籍。如果卫鑫是凶手,那应该还有许多催眠类书籍啊…东西呢?

       何开心翻来翻去,终于在床底下找到了一箱子过于催眠的书。

       三人安静的找寻着房间中藏有可能的一切线索时,韩沉的电话响了。

       “喂,什么?许安失踪了?”韩沉跟何开心对视一眼,一同往外跑去。

      “唉!等等我啊老大!”小斯看着墙壁上的恐怖图案,撸了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追了出去。

       路上韩沉拨通了小梓的电话。

      “卫鑫有没有什么异常?”韩沉问。

      “没有,很正常,吃饭、上课、玩手机。”小梓无聊坏了,爷居然浪费宝贝时间看这么一个无聊的人。

      “他有没有离开过你的视野?”

      “除了上厕所,还真没有过。”

      “继续盯着。”

      “好的,老大。”

       何开心皱着眉头,按理来说三个受害者所描述的犯罪嫌疑人都与卫鑫体型上相似,只是脸不同,但是在卫鑫家中发现的那些人皮面具也可以合理的解释脸不同,那为什么卫鑫没有离开过学校,许安却消失了呢?甚至在此期间第二个受害者还死亡了?

      “如果想不出来就乖乖等着我破案吧。”韩沉本来想说累了就清清脑袋再想,但是话一说出来就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不可能的小沉沉,这案子我肯定比你先知道答案,毕竟凶手可是一个催眠大师。”何开心笑着看韩沉。

       韩沉勾勾嘴角,他说不出来“你休息一下吧”这种话,可能就是因为何开心不需要休息吧。

       来到许安家时,许太太哭的眼睛都肿了。

      “怎么就不见了?”何开心问。

      “我们也不知道,你打电话跟我说看好安安的时候我就一直呆在家里了,然后我想着安安该醒了,就热了一杯牛奶想给她送进去,可是我进去的时候安安就已经不在床上了。”许太太擦了擦眼泪说道。

      “你这是二楼,虽然不高,但是一个小姑娘应该也不敢跳下去吧。”小斯看着被打开的窗户说道。

      “安安恐高,她肯定不会跳楼的,她肯定是被人带走了!警察同志,你救救我女儿吧!她还那么年轻!你救救她吧!”许太太拉着何开心的手,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砸。

       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您放心吧,我们会尽全力的。”何开心安慰着许太太。

       韩沉让小奇小斯进屋内找线索。

      “这小区有监控吗?”韩沉问。

      “有的,但是为了保护私人隐私,每栋楼只有路边的路灯会安一个摄像头。”许太太回答道。

      “如果是凶手截走了你的女儿,那在监控里一定能找到,这是二楼,监控应该能取到这里。”韩沉看着路边那个台灯的位置,手上比划着。

      “小斯去调监控,给我查到底是谁。”韩沉说。

      小斯去查监控,小奇接着搜现场的线索。

      “许太太你们家多久之前装潢的?”小奇问道。

      “啊?”许太太有些懵了,说道:“大概三年前。”

      “那不至于啊…”小奇说。

      “怎么了?”韩沉问。

      “我刚刚觉得有墙灰落我脸上了。”小奇说完,众人都抬头往天花板上瞧。

       天花板上也贴了墙纸,跟房间的墙纸是一个颜色,但是仔细一看可以发现,天花板上的墙纸被涂了绿色的粉末。

      “把窗帘拉上。”韩沉边说边把自己手边的门也关上了。小奇应声把窗帘也拉上了。

       整个房间暗了下来,天花板上的绿粉发出淡淡的光,所以这粉末应该就是荧光粉,那个图案看得何开心和韩沉心头一颤。

      “是眼睛!”何开心和韩沉一同脱口而出。

       这眼睛与卫鑫家的墙壁上的涂鸦说相似,只是在一些小地方不同,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我觉得…许安应该出事了。”何开心拉着韩沉就走了,留下小奇安抚许家。

      “怎么说?”韩沉发动车子,往郊区开。

      “其实从第二受害者那就应该看出来的!第二个受害者家中墙上挂着的照片构成的也是一个眼睛!卫鑫家中有,许安家里也有…我想允姿家里肯定也有!允姿现在也危险!”

 

       何开心赶紧掏出手机,打给小煜。

      “现在就送允姿去咨询心理医生,她可能会有自杀的念头!一定要让医生帮她摆脱催眠。”

       小煜不敢怠慢,怪不得允姿到了警局以后,眼中的光彩越来越暗,现在的眼睛完全无神了,像是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空壳。

 

      “那条河边停一下。”何开心指着路旁的河。

       下了车以后,何开心沿着河边小跑着,终于在跑了将近一公里后停了下来。

      “韩沉…”

      “嗯?”韩沉才跟上他。

      “叫警察来吧,许安…也死了。”何开心指了下不足五十米处的河里。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清澈的河水上漂着一摊白色,是穿着白色裙子的许安,她…已经死了…

      “是自杀,没有凶手!第二个被害人也是自杀,同样的也没有凶手!因为凶手根本不需要动手…”何开心有些难过。

       他引以为傲的心理学,居然被人用来犯罪,还计划了这么一场完美的犯罪,多可悲啊。

      “小梓,立马将卫鑫抓起来,带回局里。”韩沉打电话给小梓说。

       等警察全部到了以后,许安的尸体被打捞上岸,在河边他们还发现了一副油画,颜料还有些没有干,画的是一家三口人的背影,右下角写着许安的署名。

      “这可能是最美的遗书了吧。”

       等众人全部回到局里,眉眼间露出的满是疲惫。

      “我来审吧。”何开心说。

     “我跟你一起。”韩沉拿着纸和笔去给卫鑫录口供。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卫鑫没有半点波动,反倒是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说说吧。”何开心说。

      “说什么?我不明白,警官。”卫鑫说。

      “说说你精彩的催眠过程啊。”

      “我不会催眠。”

      “那你的手指在点什么?妄想催眠我还是催眠他?”何开心有些恼怒。

       卫鑫也不慌张,停下一点一点的手指,微微笑着望着何开心。

      “我觉得你们真的太肤浅了。”

      “催眠别人,qj别人,让别人在你的指示下自杀,这就不肤浅了?”

      “人总要活在刺激里的。”

      “那你怎么不去自杀?”

       卫鑫摇摇头,眯着眼睛说:“我喜欢这场完美的游戏,操控游戏的感觉很棒!”

      “别废话,说说你的作案手段吧。”韩沉拉住想打人的何开心。

      “怎么能叫手段呢?多难听啊,这叫操控,这三个女生真是可爱呢,一个比一个傻的可爱。”

      “许安是最不可爱的姑娘了,我让她不要进我的卧室,可是她却不听话,她发现了我的脸皮是假的,她居然还以此威胁我,她可真有趣,但是她不知道,她早就被我催眠了,我的一个指令她就会去自杀呢。”

      “还有束荨,居然真的相信我是一个好人,还在日记里天天夸我,真是可爱极了,所以让她自杀也是最简单的呢。”

      “允姿那个姑娘,心思脆弱的很,就算她现在没死,你放心,快了。”卫鑫说完开始大笑,听得人心里发毛。

      “带走吧。”韩沉说完,审讯室的门被打开,进来两名警员将卫鑫带走了,等待他的是无期徒刑。

       两人无精打采的走回办公室,小煜刚回来,笑着跟何开心说:“何教授我真的佩服死你了!你怎么知道允姿被催眠而且想自杀啊?不过还好她现在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而且医生好像还解除了她的催眠。”

      “这应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何开心捏捏自己的眉心。

      “案子很简单,就是一个多脸怪物的催眠实验活动。”

       卫鑫常年生活在一个压抑的环境中,他从小父母双亡,再加上他原本的模样并不好看,所以一直受排挤和欺负。后来他发现了人皮面具的存在,他用人皮面具的脸交到了许多朋友,甚至找到了一个愿意与他相伴一生的女人,可是当他决定以真实面目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女人开始躲着他,后来不见踪影。

       卫鑫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他开始恨女人,爱多深恨就有多深,从那起他会戴着不同的人皮面具出去找女人,在玩弄过之后抛弃,他玩腻了,就找到了另一个乐趣。

       催眠。

       这几乎成为他那段时间的一切,所以在历史的案件中空缺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全部用来了解并学着运用催眠。

       在卫鑫的家中墙壁上看见的其实是不具有效应的催眠图案,因为那是半成品。

       而在许安家的、束荨家的、允姿家的都是成品。许安的天花板上涂的荧光粉是眼睛,束荨家的照片摆成了眼睛的模样,允姿家的摆设也是眼睛的模样。而且这眼睛你仔细看,你会发现它里面有字,是“suicide”,也就是自杀。

       长期的心理暗示,会使得一个人朝那个指令的趋势去发展,就像一个人21天会形成一个习惯一样。

      “所以说,许安和束荨都是自杀?”小煜问道。

       何开心点点头。

       众人沉默,真是让人细思极恐。

       何开心望向窗外,发起了呆,明明心理学是帮人医治心理疾病的,甚至催眠也是帮助别人的,不知从何时起居然变成了害人、杀人的工具,这种无力感真是太糟糕了。

      “好了,休息一下,我们该回家了。”韩沉把手搭在何开心肩膀上,轻轻拍了拍算是安慰。

      “回…家?这还没过门呢吧,韩媳妇?”何开心真是二皮脸,给点阳光就灿烂!

      “不要脸。”韩沉翻了个白眼,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了。

      “别急啊,咱俩一块!”何开心跟其他人打个招呼,就跑出去追韩沉了。

      “咱俩都快结婚了,还害羞啥啊,口嫌体正直。”何开心撇撇嘴。

      “谁要跟你结婚了?”

      “就是那个虽然表面上很烦我,其实内心喜欢我喜欢的不要不要的那个叫韩沉的人呀。”

      “查无此人。”

      “你当然查不到,因为他在我心里。”

      “……呵呵。”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