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翰冰|军阀攻×戏子受

不想复习所以激情瞎写


翰冰


军阀攻×戏子受


“听说戏班子来了个新人,那旦角儿让他唱的可真叫一个妙啊!”茶馆里的人都在热热闹闹的讨论着。


“唱旦角儿?是个姑娘啊。”


“可不是个姑娘,是个小子,所以才说妙啊。那小子长得叫一个标致,又漂亮又冷清,看得人啊,心痒痒!”说着说着,聚在一起的人都笑了起来。


邻座的男人抬了抬手,身后的两位黑衣人便走去将刚刚说话的男子抓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男子挣扎着,不经意间瞄到了邻座的男人,立马乖乖闭上嘴,老老实实的被黑衣人扔到茶馆外了。


这邻座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城中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军阀——高瀚宇。而那位新来的戏子,被传闻正是他目前的新欢。


“将军,去哪儿?”司机问。


“去戏园子。”高瀚宇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一脸的不爽。


招蜂引蝶!早知道就不答应让他去唱戏了!可是强硬逼他吧,他那小猫性子肯定又要炸毛,唉…为人夫真难。


“肖冰,高将军又来接你回家了哟。”戏园子里多的是姑娘,季肖冰又会唱戏又好看而且还好相处,所以她们都特别爱打趣季肖冰。


“你们这些姑娘。”季肖冰笑着骂了一句,便卸下戏妆,换好衣物,走出后台。


走到高瀚宇面前,季肖冰就知道这家伙又生气了,眉头皱得老高,眼睛里还冒着几簇小火星。


高瀚宇抬起头与季肖冰对视,季肖冰也不说话。只是慢慢抬起手臂,伸向高瀚宇。


不到半分钟,高瀚宇叹了口气,也张开双臂抱住他。


“真是拿你没办法。”高瀚宇无奈的说。


季肖冰像猫偷腥一般得意的笑了笑,在高瀚宇的臂弯里蹭了蹭。


“走吧回家,今天做了很多你爱吃的菜。”高瀚宇帮季肖冰打开车门,等季肖冰坐进去以后,自己才坐进去。


“车子这么大,你不要挤我好不好。”猫儿有点害羞,毕竟前面还有司机呢。


高将军这人满满的恶趣味,就爱看猫猫害羞,还故意紧攥着季肖冰的手,搂住季肖冰的腰,把他整个人往自己身上拽。


“过分!”季肖冰拍了下高瀚宇。


高瀚宇见他生气了,立马松了手,心虚的摸摸鼻子。


“别气嘛,跟你闹着玩呢。”高瀚宇将季肖冰的手拉过来,把玩着这纤纤细指。


“哼。”猫儿傲娇的昂着头。


等晚饭吃完以后,高将军想了很久,还是想跟季猫猫提一下以后不要去唱戏的事。


“猫儿,要不以后不去唱戏了呗。”


“不要,这是我的兴趣,你说好不会管的。”猫猫吃着青枣,小口的动作十分优雅。


“可是,我要醋死了!”高瀚宇将额头抵着季肖冰的肩膀。


季肖冰安抚似得揉揉他的头发,在高瀚宇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一抹笑。


“哦,那你以后还跟许家小姐出去吗?”季肖冰满脸的傲娇样。


“不出去了,绝对绝对绝对以后都不跟她出去了!”高瀚宇这才想起来这茬,原来这猫是吃醋了。


“那还差不多。”猫儿又咬了一口青枣。


高瀚宇将季肖冰抱在怀里,亲亲他的脸颊,问他:“那猫,你以后不去唱戏了对吧。”


猫儿望着他,过了半晌,笑着点点头。


高瀚宇吻住他,耳鬓厮磨了好一会儿才松开。


“猫儿,今晚该休息一下了吧,多做有助于身心健康。”


“我不要!!!你走开!!!”


高瀚宇被季肖冰一个靠枕砸中,被反锁在卧室外面,苦逼的拍着门,祈求猫儿可以放自己进去。


再后来,那个闻名一时的戏子再也没有出现过,让许多慕名而来的人扑了个空。


而高瀚宇还是那个手段残忍,做事干净利落的高将军。


但谁又能知道高将军其实只是一个妻奴+猫奴呢?


emmm他自己知道就好了,不然以后怎么混?









评论(1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