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我回来了,你想我了吗》圆剧版镇魂一个结局

庆祝镇魂重新上架啦!!!这个冬天延续感动(づ′▽`)づ 文笔拙劣,还望海涵!

正文↓

       当初,赵云澜做了那镇魂灯的灯芯,愿意燃烧自己来护得一方安稳太平,这一呆就是一百年。

   

       一百年后,世道太平,龙城百姓们各自安居乐业,平静的日子洋溢着的满满的都是幸福与快乐。

   

       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周围大树的叶子还是一样的翠绿,那条小路的尽头有一块半米高的石块,石块旁有一只黑猫每天都会光顾,路过的人都以为它是来等它主人的。

   

       而事实上,也差不多吧。

   

       一百年后的今天它终于等到了,那人身着黑袍,面目清秀,头发直长散在背后,瞧见它以后蹲下来笑着摸了摸它的头。

   

      “他呢?”可能是因为岁月的沉淀,他的声音变得沉厚。

   

       黑猫好像通人性,向前跑着,黑袍人就跟在它身后走着。

   

       现在的蛇族仍是祝红掌权。她其实不想终身困于此,毕竟志不在此,但是她的心上人在,镇魂灯一直放置在蛇族的秘密隧道中。

   

       你在,我就在。你护世人周全,我便愿护你周全,哪怕你心不在我这。

   

      “你终于来了。”祝红像是松了一口气,绷直的身子完全松弛下来。

   

      “你辛苦了。”黑袍人轻轻的点了下头,以示谢意。

   

      “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你能把他让给我吗?”祝红笑着问道,百年已过,她还是当年那副少女可人的模样。

   

       黑袍人不说话,微微抿唇。

   

      “行了,我带你去找他,我也想他了。”祝红起身,带着黑袍人与黑猫去蛇族的秘密隧道。

   

       秘密隧道在百年前就立下规矩,每日派人巡逻三遍,方圆百里必有蛇族之人看守,而隧道的门只有族长可以开启,否则将永久关闭。

   

      “你想他吗?”祝红转头问他。

   

       黑袍人笑了,半晌说道:“地星终于有了光,而我却活在了永黑的地方,只有想着他时,我才明白原来我见过光。”

   

       祝红一怔,叹了口气,轻松的说:“哼!虽然赵云澜不喜欢我我很不高兴,但是你们俩经历的我真的也比不上,所以…祝福你们。”

       黑袍人笑着说了声谢谢。

       隧道口满是落叶,石门也被泥土掩盖着,一看便知这已经许久未开启了。祝红叫了两个人帮忙将隧道口的泥泞清除,众人才得以进入内部。

       长生晷、山河锥、功德笔、镇魂灯四件圣器依次摆列着,圣器的周边散发着柔柔的微光,镇魂灯中的灯芯烧的正旺,那是一根永不会烧坏的灯芯,那也就是赵云澜。

      “我回来了,云澜。”黑袍人伸出手,想试着去触摸镇魂灯,但他是大邪之人,碰到圣器的同时也会被圣器所伤,可火焰灼烧着他的手指时,他却像感受不到疼痛一样,眼睛专注的望着那一簇燃烧的火苗。

       沈巍从怀中掏出一块小小的玉石,那是他在地星最难见到阳光的地方找到的,这块玉石在百年前将地星所有的光收尽,是大阳之物。所以它可以代替赵云澜在镇魂灯中燃烧,也就是为了找寻它,沈巍才耽搁了一百年。

      “你要怎么将鬼见愁弄出来?”祝红站在一旁问道。

      “它自己会。”沈巍展开手掌,玉石的光芒越发强劲,慢慢的它移到了镇魂灯旁,最终融进镇魂灯内。

       但是,他们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并没有出现。

      “赵云澜呢?”祝红将洞内的一切角落看遍,仍然没有见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他已经归去他来的地方了。”沈巍笑着,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我们,终于,又要重新认识了。

       二十年后的龙城,特别调查处来了一位新人,而且一来就是处长,听说这位是特调处的神猫认准的主人,而它所认准的主人就得是处长。

      “老赵!”大庆从猫变成人,高兴的围在赵云澜的身旁。

      “你个死猫!我才二十岁,你叫什么老赵?要叫哥哥。”赵云澜拍了下他的头,懒散的躺在沙发上,腿翘在桌子上。

      “赵处,我们去龙城大学玩吧!”小郭在旁边提议道。

      “龙城大学?行啊,走,去感受感受知识的力量。”赵云澜撕开一根棒棒糖放进嘴里,带着白班人员出门了。

       龙城大学与百年前已经大不相同了,中间的喷泉被改成了可拆卸的建筑模型,后面还多建了几间实验室,墙壁也大翻新了,只有学生们青春无限的模样如旧。

      “这龙城大学好像有一个生物老师特别有名?”赵云澜问道。

      “是啊,他长得也很帅呢。”祝红在旁边修理着指甲,默默冒了一句。

      “难不成比我还帅?我得去看看。”赵云澜往里快步走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

       被撞的是一个男人,手中的资料散落一地,赵云澜连忙弯下腰帮他捡起来,抬眸间,便是一见钟情,怦然心动了。

      “先生贵姓?”赵云澜手插口袋,笑着问他。

      “免贵,姓沈,沈巍。”那人笑着,也看着他,眼眸中全是专属于某人特有的温柔。

       从今天起,我们又相见,又一见钟情,又相守一生,我愿意等你,等你的每一世。

       我的昆仑,我的赵云澜。

       我想你了。

       我们永不再分离,哪怕我死。

       我欠你一个拥抱、一个吻、一个承诺,一句“我爱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哪怕过了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我仍喜欢你。

       我的云澜,我回来了,你想我了吗?

评论(9)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