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心沉《自大狂的惺惺相惜》(8)

前文进主页点合集叭 麻烦了!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今天这章不看前文也可以的 心沉恋爱中


正文↓



第八章 婚前约会(4600+)


       案子破了以后,锋茅组大大的庆祝了一番,但更加令人开心的是——


      “咳咳,跟大家宣布一下啊,下个月初十,也就是下下个星期六,我,”何开心停顿了下,转身指了指韩沉,说:“我跟你们老大结婚了,大家记得来喝喜酒啊。”何开心不知道从哪掏出的请柬,正一张一张地放入目瞪口呆的队员手中。

   

       韩沉本还想解释说这事是何开心开玩笑呢,完事人家请柬都带来了…算了,反正这事也是真的。

   

      “不…不是吧???”小斯最先反应过来。

   

      “卧槽,老大居然都有人要?”小煜爆了一句粗口。

   

       韩沉一个眼神飞过去,小煜老老实实闭上嘴,赔了个微笑,屁颠屁颠的去给韩沉倒水。

   

      “那个…”小奇挠了挠头,他不怎么会说话,正在组织语言。

   

       何开心也不急,等着他说。

   

      “祝你们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小奇笑了笑。

   

       何开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句:“这月奖金翻倍。”

   

      “你还能管到警局的财务???”韩沉有些惊讶。


       何开心也有些不解,问道:“难道我妈没跟你说,局长是我叔叔吗?”

   

      “???呵呵。”怪不得老把你往我这塞呢…

   

       何、韩两家最近忙了起来,好在最近也没什么案子,局长大手一挥,锋茅组全员放假三天,但有案子必须立马归队。

   

       假期的第一天早上,何开心早早的跑到了韩沉家,看着韩沉的睡颜,忍不住摸一摸鼻子,摸摸眼睛,正要摸嘴唇的时候被韩沉抓住了那只咸猪手。

   

      “你干嘛!”韩沉放开他的手,去拿床头前的手表,定睛一看,才刚刚早上六点。

   

      “我们去约会吧!”何开心兴致勃勃的说。

   

      “约什么会啊?再说了,现在才早上六点,你是打算在早餐店约会吗?”韩沉揉了揉头发,支起身子坐在床上,用力的时候,手臂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迷人极了。

   

      “你觉得约会应该干什么?”

   

      “吃饭,逛街,看电影?”

   

      “那是小青年谈恋爱!像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不能再走这样的套路了。”

   

      “…”你才上了年纪!我是90的!

   

      “快起床换衣服!我带你去个地方!”何开心拉着他的手臂把他推起来。

   

       韩沉无奈,这小祖宗又要干嘛啊。

   

       等韩沉穿戴整齐,也不过早上六点半,去楼下摊位买了个鸡蛋灌饼吃,坐进何开心车里的时候遭到了目光狙击。

   

      “你看着我干嘛?”韩沉有点莫名,但还是接着吃自己的煎饼。

   

       何开心本来有些哀怨的眼神转为可怜,哼哼道:“你都不给我买早饭!为了早点见到你我还没吃饭呢!”

   

      “我又不知道你没吃。”韩沉听到他说这话,故意吃的慢起来,香味飘满车内。嗯!真香!

   

      “那你喂我。”何开心说。

   

      “我都吃过了你也要?”韩沉觉得像何开心这种公子哥应该都是有洁癖的吧…

   

      “要!啊…”何开心张着嘴。

   

       韩沉无奈,这家伙如果今天吃不到他的鸡蛋灌饼不知道还要作什么妖呢。

   

       韩沉怕自己手脏,特地用袋子去撕蛋饼,撕下一块递至何开心嘴边。

   

       何开心吃到以后,开心的笑了笑,眼睛眯起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要。”何开心说。

   

       韩沉接着撕,当他抬头要递给何开心的时候,嘴唇上一软。是何开心凑了过来!何开心的吻很温柔,可能是因为震惊,或是因为其他,他并不想推开…也许,爱情真的来了。

   

       考虑到停车场有监控,何开心也没太放肆,浅尝辄止后便放开了韩沉,离开时还重新啾了一下韩沉的嘴唇。

   

      “真甜。”

   

      “闭嘴。”

   

       韩沉从小就一直在向当警察的目标做着努力,直着活了二十年,近几年发现自己对软玉般的姑娘无感后,才知道自己原来是个gay,但是他也不可能随便喜欢上一个男的,拖着拖着,到现在都是单身,而这样的亲吻,那…更是别提了。

   

       何开心其实比韩沉没好到哪去,现在他都不敢看韩沉,无言的望向前方。半晌后,发动汽车,前往目的地。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从繁华的闹市再到清静的小山区,目的地终于到了——那是一个小镇。

   

       说是小镇还不如说是一个村,这片所有的房屋不超过十间,人也不过三十几口人,包括男女老少。

   

       但是这个地方,四周全是各色的花朵,有的根茎高些,有的低些,但它们都在向阳而生,努力昂着头,绽放着毕生的美貌。

   

       房屋旁有一条小溪,水流清澈见底,里面还有几条小草鱼在欢快的游着。

   

       小溪对面全是各种花树,春有桃花树,夏有栀子花,秋有桂花,冬有梅花。倒是颇有点古人所述仙境的感觉。


      “这地方真是宝藏。”韩沉骨子里叛逆,自大,想着抓住所有的犯人,大展身手,但是他同样也渴望平静、安稳,幸福的生活。


       何开心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手,说:“等我们老了,我们也来这住好不好?”


      “老了以后?”


      “老了以后。”


       我想你的未来必须要有我。


      “这个约定会不会太大了?”韩沉问他,何开心刚开始不是说只是协议婚约吗?他真的是认真的吗?这个沟到底能不能翻呢?


      “不大,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何开心神秘的笑了笑,拉着他往村子里走。


       村民们好像跟何开心很熟悉,拉着他唠家常,将家里的吃食全部摆出来招待他们。


      “这个村子五年前什么都没有,只有几间土房子,他们因为干旱也差点活不下去,但又因为这片没有开发价值,而且人烟稀少,所以政府甚至不知道这边还有人生活。”


      “我五年前出门散心的时候,没注意开车的方向,一路朝北就到了这里,因为信号不好我差点也被困在这了,我那天了解了这边的情况,就让人来这边开发了,再往北走十公里就是旅游观光区,里面我弄了许多热带植物,等会带你去看看。”


      “那这些村民?”韩沉想问他们是怎么生存的。


      “我本来是想让他们去景区摆摊做生意的,但是他们不爱不爱与外人打交道,所以就留在这自己种种瓜果蔬菜,我让人送了很多种子过来,还送了几头牛羊猪,还有鸡,他们的生活算是能得到保障了。”


       韩沉点点头。没想到何开心还是个大慈善家,不得不说,很加分。


       “走吧,带你去逛逛。”何开心和韩沉跟村民们告别,并肩走着。


       开车不需要很久就能走完这十公里,景区人比较多,孩子们好像在春游,一人背着一个小书包,蹦着跳着,好不开心。


      “左边是植物园,右边是动物园,中间是地质博物馆,后面是游乐设施,你想先去哪儿?”何开心问他。


      “你是导游,你决定。”韩沉挑眉。


      “那请游客韩沉小朋友抓紧我的手,防止走丢哦。”何开心牵起韩沉的手,笑着对他说。


      “幼稚。”虽说这样说,但眉眼之间满是笑意。


       临近中午,两人才只逛完了植物园和地质博物馆,韩沉总算是知道了为什么何开心要这么早拉他来了,因为这个地方真的太大了!他也深刻了解到,他身旁这个人是多么多么多么的有钱了。


       化石都能搞两块回来的人能穷么!


      “先吃饭吧,想吃什么?”何开心还没有在这个地方吃过饭,一时也饭了难。


      “就吃个凉皮算了。”韩沉说道。


       两人坐在摊位下,何开心用餐巾纸将韩沉面前的桌子擦了擦,原本什么都看不出来的桌子却擦出一层灰。


      “这桌子上都是油,擦下干净些。”何开心说。


       韩沉没想到,这位大公子这么接地气啊。


      “这不是为了融入你们这种平民生活嘛。”


       果然经不住夸!


       两人吃完以后,就去了游乐场,因为怕闻到动物粪便味把自己刚吃的吐出来,所以决定最后再去动物园。


       游乐场真的是应有尽有,有水上的,有空中的,还有屋内的。


     “玩啥?”


     “鬼屋?”


     “我怕打残工作人员。”


     “过山车?”


     “发型会乱。”


     “旋转木马?”


     “你还小吗?”


     “摩天轮?”


     “别套路我,不可能的我跟你说。”


         ……


       最终,两个人还是把以上所提及的娱乐设施都玩了一遍。


       真香。


       一直玩到下午三点,两人才去了动物园,动物园里的动物也不少,韩沉很喜欢那个金钱豹。


      “去摸摸?”何开心问他。


      “可以吗?”韩沉问。


       何开心点了点头,带他去了饲养员那儿。


       雄性的野性只有遇到更强的生物才能被激发出来。金钱豹可能感受到了韩沉的气场,莫名有些暴躁,一人一兽,四目相对,各自不愿意让步。


       最终,韩沉决定放弃,慢慢退出金钱豹的生活区。当两人离开走到外面时,韩沉看见金钱豹窝在饲养员身上撒娇的样子差点没气到喷血。


       何开心倒是在旁边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韩沉有点不开心,这只金钱豹看来今天是摸不到了,还是去玩玩隔壁的猴子吧。


      “没什么。”何开心憋着笑。


       他觉得韩沉跟金钱豹真的是太像了!遇到危险时,龇着牙,瞪着对方。而在熟悉的人面前,愿意收起獠牙和利爪,像猫一样撒着娇。


       下午五点,两人离开景区回家,因为何妈妈打电话叫何开心带韩沉回家吃饭。


      “我要不要买点什么?”韩沉突然有点紧张,虽然早就不知道见过何妈妈多少次了。


      “不用,都是一家人了干嘛那么生分。”何开心说。


      “那你还给我妈买那么多东西?”韩沉问。


      “那不一样。”何开心说。


       韩沉也没回他,他并不想去想有哪里不一样。


       晚上七点,何开心与韩沉到达何家,菜已经上齐了,何父何母也已经坐好了,就等着这两个小伙子回来了。


      “爸,你今天终于有空在家吃饭了。”何开心擦干净手上的水,顺便递给韩沉一条毛巾。


      “叔叔好,阿姨好。”韩沉微微弯着腰,向他们问好。


      “还没改口啊…算了,等结婚了再改口!阿姨给你准备改口费了!”何母拉着韩沉入座,给他㧅了许多菜。


      “叔叔我觉得你很眼熟。”韩沉总觉得他在哪里见过何父…


      “上次省级大会…”何父点到为止。


      “哦!您是何少校!”韩沉立马站起来,行了一个军礼。


      “行啦,现在不是在部队,不用这么拘谨,赶紧坐下来吃饭。”何父温和的笑笑。他一心想着让自己儿子也去当兵,但是他这个儿子对心理学那叫一个情有独钟,这几年强制管了一下,居然又跑去经商了!完事生意还特别红火。


       不过还好,又给我招了一个儿子,这儿子听说还是个破案奇才,破获了好几起大案、迷案,孺子可教也!所以,何父看韩沉算是越看越喜欢了。


      “那你们俩最近就好好准备准备,放下手头的工作,把婚假请了,毕竟要结婚了。”何父交代道。


       习惯了在部队里军令大过天,本能反应道了一声“是”,喊的又快又响。


       何开心朝他爸投去一个赞赏的眼神,他爸也朝他眨了眨眼,不过这一切韩沉是看不到的。


       韩沉离开时,何母递给他一份信,让他回家再拆开,搞得神神秘秘的,还是趁何开心去开车的时候给的,说别让何开心看见。


       这是啥?还能是情书不成?


       晚上韩沉坐在床上拆开时才相信,这他喵还真是一份情书!其实准确来说是一篇被撕下来的日记。


      「我很难过!我明明品学兼优,长得又帅!所有的叔叔阿姨和老师,甚至同学们都夸我,还说我是别人家的孩子,但是我的爸爸妈妈从来不夸我!他们总是夸一个叫韩沉的小朋友!今天我偷偷的逃课去看了那个叫韩沉的人,他真的好好看呀!而且还帮助受欺负的同学,怪不得爸爸妈妈都喜欢他,我也喜欢他!」


       字迹还很稚嫩,应该是何开心在上小学的时候写的吧…那自己那个时候才上幼儿园?确实,幼儿园的时候就喜欢帮助被欺负的小朋友,天生正义感爆棚,没办法…


       后面还有几张,是何开心在不同时期写的,全部是关于韩沉的。


       最后信里还有一张字条。


       那是何阿姨写的,她说:


       「开心这孩子喜欢你很久了,从小就写日记,写了三大本全是关于你的,你考虑一下,要不也喜欢他吧。」


       韩沉不知不觉笑了起来,被人爱无疑不是一件幸福的事,但是幸福感更满点,就是我们刚好相爱。


       我在试着爱上你,你等等我好么。


——————未完待续


早睡 多穿衣服 好好学习 好好工作 照顾好自己 照顾好家人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光的 哪怕在渺小它都存在你知道么 加油 努力 想要的一切总会有的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