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心沉】《自大狂的惺惺相惜》(9)

*小学生文笔 不喜勿喷

*这文完结看情况留不留txt


   

第九章  领证(3200+)


      “拿了这张证,你们就要一辈子一心一意地忠于对方啊。”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语重心长地说着。

   

       两人点点头,何开心悄咪咪的牵起韩沉的手,韩沉本来有点别扭想撒开,但是看何开心那么高兴想想还是算了。


      “下周我们就要举办婚礼了,你紧不紧张?”何开心问他。

   

       韩沉摇了摇头,末了又点了点头。怎么说都是人生大事,就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都还是会紧张的。

   

      “那你亲亲我就不紧张了。”何开心笑着说。

   

       韩沉睥睨的瞅了他一眼,说:“别给我动手动脚的我跟你讲,按我们中华民族的礼节而言,这两天我们俩见不着面的知道么?”

   

      “不是吧…我还打算今晚就开始同居生活呢。”何开心快步跟上走在前面的韩沉。

   

      “不要。”韩沉说。

   

       那我半夜再摸上床呗。何开心想。

      

       晚上何开心千磨百磨,最终被允许可以留在韩沉这儿过夜,不过只能睡客厅的沙发。

   

       半夜,何开心依计划行事,从床尾轻手轻脚地爬至床头,将熟睡的韩沉揽入怀中,此时只有从窗外飘进来的月光可以看清屋内的一切,仅凭这缕光,何开心看了许久韩沉的睡颜。

   

       韩沉的睡颜要比日常柔和许多,像黑猫般的嚣张被全部收敛了起来,留下了猫科动物独有的那份可爱的一面。

   

      “韩沉,我终于梦醒了,因为它成真了。”何开心在韩沉的额间轻轻烙下一吻,双臂不自觉地收缩一点,跟爱人拥抱了个满怀。

   

       怀里的韩沉睡的好像很熟,并没有被他的动作所惊醒。但是他的嘴角正在弯成一个微小的弧度,很小很小。

   

       第二天一早,韩沉六点起床跑步,何开心做饭,等韩沉跑完回来,两个人坐在一起吃早饭。

   

      “你的工作时间不规律,耗脑量又极大,所以怎么吃都没办法长点肉,而且胃也被糟蹋坏了,我最近研究了一些粥的煮法,以后每天早上记得喝碗粥再工作。”何开心边说边跟韩沉又舀了一碗粥。

   

       韩沉挑挑眉没说话,他记得那个信里好像有说道何开心二十岁那年为了学会熬粥以后做给自己吃,貌似烧坏了三个锅来着。

   

       冬日的太阳虽说没有夏季的耀眼,但它更加温柔,不知不觉中人也变成了那个样子。


      “今天出门吗?”韩沉问。


       这两天韩家和何家的家长正忙着张罗宴请宾客和婚礼场地的事,俩孩子倒是无人问津了。


      “单身派对要不要去玩玩?”何开心问他。


       韩沉摇了摇头,他不爱去酒吧那种地方。


      “那我们出去吃饭看电影?”


      “不要,都结婚了还过什么约会期啊。”


      “那做结了婚以后该做的?”


      “闭嘴。”


       两人斗斗嘴,窝在一块儿看了一上午的电视节目,难得的假期对于两人而言都是一次解放。


       中午吃完饭,韩沉又跑去午睡了,为了上一个案子他通宵了两个晚上,趁着没案子还是好好睡上一觉吧。


       何开心没有去午睡,而是坐在客厅处理工作上的事,毕竟还经营着一家公司呢,老总老是不务正业也不太好。


       基本上是每隔二十分钟,何开心就要去卧室帮韩沉盖一下被子,虽然韩沉并没有踢被子或者怎样。


       说实话,何开心觉得现在的生活过于虚幻了。他从小时候见韩沉的那一眼起再也无法忘却,他努力学习,每年都会偷偷去韩沉的学校看他几次。后来韩沉去当兵了,何开心也决定出国深造。再后来,韩沉进了重案组,何开心学成归来,一手创办了何氏集团,并且开始在国内继续研究心理学。


       爱情不应该是感性的,而应该是理性的,我对你的爱,就是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这样的我才足矣与你并肩而行。


       几个月前,我们相遇了,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激动坏了!可是我却不能表现出来,当我知道我要相亲的对象是你时,我真的只想立马跑回家亲我妈两口!那天我有点紧张,瞎说了什么契约结婚,这完全只是为了留住你,让你愿意跟我试试,我也怪我自己当时迟到了…我很后悔在你那儿留了一个极差的第一印象。


       我也不是故意跟你斗嘴的,我只是觉得这样给你留下的印象会不会更深一点?哪怕那样的印象不是很好…而且你好可爱啊,被气到的时候像一只炸毛的猫,瞪着眼睛的样子可爱极了,老是惹得我不停地想惹你生气,逗你玩。我知道,我这样做会更糟…唉,毕竟我是第一次追人,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不管怎么说,我真的是十分的幸运了!我们要结婚了!这是我往年在梦中都极少梦到的场景,因为我觉得那是奢望…前几天,我们还去约会了!我觉得我在做梦!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一起逛街,一起在家里看电视,这就是我梦想着跟你一起过得生活——简单又安逸。


       何其有幸,我圆梦了。


      “叮”门铃响了。


       没点外卖啊…何开心疑惑的从猫眼往外看——这家伙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了!”何开心把门开了一条小缝,探出个小脑袋问门外站着的人。


      “阿姨说让我装作你的追求者,然后叫你家那位吃醋。”来者是一位姑娘,她叫李熙,跟何开心差不多大,他们两家是邻居,小姑娘从小就把何开心当亲哥哥,曾经有段时间她一日三餐全靠何开心远程点外卖。


      “他可是重案组组长,你以为他看不出么!”何开心语气里装着满满的骄傲。


      “切,你小妹我是演员,专业演员!请你不要侮辱一个专业演员的素养,OK?”李熙昂着头,傲娇样深得何开心真传。


      “行吧…进来。”何开心打开门。


      “他还没睡醒,你先坐一会儿吧,喝果汁还是牛奶?”何开心问她。


      “肥宅快乐水!”李熙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这副样子跟网上疯传的“大家闺秀模板人物——李熙”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胖不死你。”何开心嘴上说着,但还是给她倒了一杯可乐。


      “你知道的,我上学那段时间有多爱喝可乐,自从当了艺人,我多久没喝过这玩意了!!!”李熙喝完一口还砸吧砸吧嘴。


       肥宅快乐水,一饮解千愁。


      “最近怎么样?”何开心还是挺疼这个“妹妹”的,小时候看人家有妹妹特别羡慕,所以自从李熙搬来以后他把他的零食都分给了李熙一半,还问何妈妈能不能让李熙当他妹妹。何妈妈当时还说他:别人都要童养媳他偏要一个妹妹,后来何妈妈翻了他的日记才知道,原来儿子“童养媳”都定好了。


      “当明星嘛,不就是黑料和绯闻最让人愁了嘛。”李熙说。


      “哎,你耳朵边有个小虫子…”李熙突然凑近,何开心没敢动,他最讨厌小虫子了,不是说怕虫子,而是怕虫子跑进耳朵里,因为小时候有只小飞虫跑进他鼻子里,他还去医院折腾了一番。


       但是从韩沉的视角看就不是简单的抓虫子了。

 

      “咳。”韩沉轻咳一声,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


      “你醒了啊?”何开心看李熙偷笑那个样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打扰你们了?”韩沉说话有些低,可能是刚起床吧。


      “开心,你不介绍一下吗?”李熙调整好表情转头看向韩沉,故作娇羞的揽着何开心的胳膊。


      “没打扰…不是!哎,算了…这是我们家邻居李熙。”何开心指指李熙,又指指韩沉说:“这是我对象韩沉。”


      “你小时候答应说娶我的!”李熙突然给了一个情绪。


       何开心有点慌张…这丫头戏感也太强了吧…


      “我什么时候…”何开心话还没说完就被韩沉打断了。


      “姑娘,结婚这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和他结婚是双方父母决定好的,跟他结婚的只能是我,轮不到你在这胡闹,而且这是我家,闹事的话请你离开。”韩沉说完就起身回卧室了。低气压的样子看的何开心心里慌慌的…


       何开心瞪了李熙一眼,李熙朝他调皮的吐了吐舌,她也没想到韩沉会反应这么大嘛!不过嫂嫂占有欲好强哦!那他一定特别喜欢哥哥,哥哥也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何开心赶忙把李熙送出门,又急急忙忙的走回卧室去哄那位祖宗。


       韩沉正坐在床上玩电脑呢,刷着一些政治要事的新闻。


      “刚刚李熙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何开心坐到韩沉旁边。


      “她那眼神像是开玩笑吗?”韩沉皱着眉。


        ???看来一个专业演员的素养真的不能质疑。


      “她是专业演员…我邻居,我认得妹妹。”何开心说。


      “……”韩沉不知道要不要信。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你是不是吃醋了?”何开心嬉皮笑脸的问道。



       韩沉撇了他一眼,耳尖红了。


      “喜不喜欢我?”何开心问他。


       屋内一直很安静,韩沉没回答,何开心也不着急,两人一直这样互相望着,眼眸中只能装下对方的身影,直到韩沉轻轻“嗯”了一声。


      “我比你厉害哦,我爱你。”


      “我知道。”


       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


————未完待续


爱心评论点赞  下周五见 ( ¨̮ )ᵗᑋᵃᐢᵏ ᵞᵒᵘ ¨̮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