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山花/白魏】ABO文 美攻强受 AO (2)

1.

不定期更…不太会写文…凑合看吧…


2.掉马么

       外卖到的时候,魏大勋还在睡,白敬亭怕东西凉就不好吃了,坐在床头,捏了捏魏大勋的脸。

     “干嘛…”魏大勋胡乱的挥着手,试图把作怪的手从自己脸上推走。

     “起床,外卖到了。”白敬亭把手拿开,拍了拍魏大勋的脸,看他好像清醒了一点儿,便起身去解外卖袋子。

       没有听到起床穿鞋的声音,白敬亭回头一看,魏大勋又睡过去了。

       怎么这么可爱啊……

       白敬亭无奈,又去在那张脸上做文章,一会儿揉揉脸颊一会儿捏捏鼻子,魏大勋就是不起。

     “别闹…我…我昨天晚上都没睡着…嘻嘻…我…我的室友居然是白敬亭…好开心…”魏大勋明显还在梦里。

       白敬亭温柔的笑了笑,张嘴咬上了魏大勋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魏大勋是疼醒的。

     “哥哥我做错了什么QAQ”魏大勋无辜的望着白敬亭,像一只被主人冤枉了的金毛犬。

       白敬亭被逗笑了。

     “…哇…”魏大勋盯着白敬亭发呆。

       白敬亭摸了摸自己的脸,没东西啊,这大傻子在看什么?

     “怎么了?”

     “白白你也太好看了吧!!!”魏大勋脱口而出,眼睛里满是小星星,还是会发光的那种哦。

     “吃饭。”白敬亭脸皮薄,从小不爱跟人讲话,总是冷冷的样子,虽然很多人喜欢他的颜,但是也少有人来当面跟他说“你好好看”这种话,他没再接魏大勋的话茬,去把外卖给摆了出来。

     “嗯!”魏大勋下床去洗手。

     “白白,这可都是这家的招牌菜!我从小吃到大,你快尝尝合不合你胃口~”他点了几个小菜,一人一盒米饭。

     “嗯,不错。你是本地人?”白敬亭问。

     “对啊…我是O…那个…因为我爸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去外地上大学,所以就让我上这所学校了。”

       你一个冒牌Alpha,确实不放心让你去外地,不然某天被谁吃掉了,你爸妈都不知道。

       因为学校都是AA/BB/OO/BO这样分开来分配宿舍,所以这样对一个谎报是A的人而言是真的危险。

     “那以后我保护你啊。”白敬亭突然冒出一句话。

     “我们彼此守护嘛!我可是Alpha!”魏大勋笑着。

     “嗯…Alpha。”

       吃完饭的时候天都黑了,这正式开学第一天也就算结束了。可能所有人都对自己的新室友充满好奇,宿舍楼的灯几乎亮了一夜,还是在宿管阿姨/大叔的咋呼声中灭掉了几盏。

       躺在床上规规矩矩的魏大勋用余光瞟了眼正在玩手机的白敬亭。屋子里有股淡淡的青柠味,那是白敬亭的信息素,仔细闻还有股草莓味,那是魏大勋的信息素。

     “白白,你的信息素真好闻!”

     “嗯。”你的更甜。

       魏大勋还想开口找话题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喂?”

    “大勋你睡了吗?”来电的是何炅,他的家教老师,也是他的私人医生。

    “怎么了么何老师?”魏大勋起床走去阳台过道接电话。

    “你的抑制剂还管用么?”

    “嗯!不过你也知道的,我对信息素不太敏感,我也不太清楚…”

    “你室友起疑了么?”何老师的语气有些着急。

    “没有。”

    “那就好,”何老师舒了口气,说:“这次的抑制剂不太好,是短期的,你这周末回趟家,我重新给你配制了新型抑制剂,你说你…你干嘛非得喷着Alpha的抑制剂上学,你现在住在Alpha宿舍楼你知道有多危险吗?你一个Omega…”

    “何老师!我…我也可以像Alpha一样活啊,我的身体素质不比任何一个Alpha差的…你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早点睡哦何老师~”魏大勋还卖了个萌。

       何老师无奈,答应了声好,又嘱咐了他一遍周末回家的话,就挂了电话。

     “唉…”魏大勋望着星空微微出神。

       白敬亭见魏大勋还没回来,怕出事,也出来了,他站在魏大勋背后,微风拂面,魏大勋的信息素钻进了他鼻中。

       糟糕,这家伙Alpha的信息素越来越弱了。

     “魏大勋!快进来!”白敬亭喊了他一声。

       魏大勋被冷不丁的一声吓到了,发现是白敬亭,又笑着跟他进屋了。

     “你知道你现在Alpha的信息素越来越弱么?换句话说…你现在Omega的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了。”白敬亭戴上他的金框眼镜,静静的看着魏大勋。

       魏大勋被他的一番话吓到脸整个白掉了。他没想到入校第一天他伪装Alpha的事就被人发现了…他对信息素是真的不敏感啊…他根本闻不出来…

     “我对信息素不敏感…”

     “那你还敢装A?你知不知道你一个O的信息素被A闻到是什么后果?”白敬亭的语气可能有些严厉了,魏大勋的眼眶都红了。

     “我…”

     “抑制剂呢?”

     “包…包里…”魏大勋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指了指床尾的包。

     “还不去喷抑制剂!”白敬亭不敢跟他靠太近。

     “噢…噢好!”魏大勋小跑去拿抑制喷雾,喷完后他甜美的Omega气味总算被掩盖住了,白敬亭身体的躁动也平复了不少。

     “你以后跟在我身边,不然哪天暴露了都不知道。”

     “好!白白你真好!”

     “关灯睡觉。”

     “好~”

——日常不负责任更新

评论(7)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