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我找了你一万年》七夕特供的糖

*前方高糖 嫌甜记得刷牙 预计2k+字完
*小学生文笔(我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请看完不要骂我谢谢

正文↓

       昆仑君入了轮回,小鬼王誓要守护已为人格的他生生世世。

       因为昆仑君死前说:“我们有约。”

       所以就算转世小鬼王也不敢轻易闯入昆仑君的生活,毕竟人鬼殊途,不能害了他。
   

       第一世。

       昆仑君是神农的后代,每日在山边河边寻找药草。

       世间人有千万,小鬼王找了他许久许久,终于在一个山间找到了他。
   
       这日下着大雨,昆仑君正在山上寻药草,爬到山坡时一下踩空,滚了下去,头也撞到了石头,不过还好没见血,只是身上疼痛不已,短时间内应该是爬不起来了。
   
       正当昆仑君要疼昏过去时,一位身着黑袍的人出现在他视野中。

     “救…救我。”昆仑君疼的眼眶有些湿了。
   
       来人握住他的手,不一会儿,昆仑君发觉身上不再酸痛,睁开眼时那位黑袍人不见了。
   
     “我想报恩啊…”昆仑君喃喃自语,敲了敲头半晌想不起来黑袍的相貌,重新背起药筐,再去爬这座山。

       在昆仑君看不到的地方,有身着黑袍的人躲在树后看着他。他每一次差点踩空都让黑袍揪心不已,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眼角流下。
   
       我好想你…这就是心痛的感觉吗?可是…我明明没有心啊…
   
       可能因为摔过一次,昆仑君这次万分小心,当他爬到山顶采到一株他迫切需求的药草时,天也晴了。

       雾气散去,经过雨水冲刷的大山让人赏心悦目,大好河山的面目完全展现出来。
   
       昆仑君看着山下的风景,内心悸动,这种感觉为什么莫名熟悉呢……
   
       这一世,昆仑君孤独终老,他每天就在采药、受伤、给人看病中度过,他将他所采到的仙药磨成药丸,行医济世,活得倒也开心快乐。
   
       那个时候的小鬼王还不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想把所有亲近昆仑君或者伤害昆仑君的都赶尽杀绝,这个人,只能是他一人的…但既然昆仑君入了轮回,他就不能那么做…
   

       第八十次轮回。

       昆仑君是一介书生,青衫长袍,是书香门第家的才子。

       随着轮回的完全适用,人类的繁衍速度也在加快,入口越来越低多,所以小鬼王寻找起昆仑君的转世也越来越难。
   
       这日上集市,遇见一位姑娘正被地痞所调戏,昆仑君要想打抱不平,上去就与地痞撕扯了起来。
   
       可他日日在家中读书,自是不会打架,白嫩的脸上很快就出现了红痕。就在这时出现一位蒙面黑衣人,黑色的长袍将他整个人掩盖住,手中的长刀吓的地痞直接逃走,昆仑君扶起姑娘,想要与出手相助的黑袍兄道谢时,黑袍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奇怪…人呢?”昆仑君环顾四周。
   
       姑娘受了点伤,家也不在此地,无奈之下,昆仑君将她带回府,还请郎中给姑娘瞧病。
   
       这养病的半月内,两人朝夕相处,生出点感情。后来父母知道以后也极力劝昆仑君与这姑娘成亲得了,再后来,不到半月,两人就成亲了。
   
       成亲当天,府上全是红彤彤的“囍”字,街上八抬红色大轿,最中间的一台上面坐着一位娇美的新娘子。
   
       喜宴来了许多亲朋好友,但有一位少年…昆仑君却不曾见过,这儿今天是喜宴,想必少年也只是为了沾点喜气,再说这位少年气质儒雅,长相秀气,应该是个好人。
   
     “敢问少年名为何…”昆仑君笑着跟少年打招呼,刚想询问身份时,昆仑君被仆人打断了。

     “少爷,老爷叫你去给各位宾客敬酒。”

     “好,我现在就去。”昆仑君向少年微微俯身以示歉意,便转身离开了。
   
       当昆仑君敬到少年桌前时,少年却不见了。
    
       这来无影去无踪的行事风格倒是很像那日在街上出手相助的黑袍人。
   
       这一世,昆仑君过得很幸福,娶了一位贤妻良母,生养了两儿一女,家业也得以传承。
   
       那位少年也明白了作为人所拥有的…更多的情感,他好像明白了什么叫吃味…甚至心碎…

       第八十八次轮回。

       昆仑君是一名农夫。每日下地除草播种都是他的活,正值正午,头顶日头,汗顺着脸颊流下,但锄地的人并不觉得累,他想的是这些地要是收成了,那他就可以给夫人买一枚玉镯了。

       昆仑君的这一世是一位很爱媳妇,并且愿意为了爱情失去一切的痴情汉。

       月亮悄悄探出头的时候,农夫终于收拾农具要回家吃饭了,想着媳妇做的面饼,他的笑容露了出来。

       可是这变故来的太快,他到家门口时发现木门被砍毁,他媳妇儿也不见了,屋内一片狼藉。

       农夫扔下工具,跑去附近寻找,大概半个时辰过去了,他终于在一片田里找到了他的媳妇,他媳妇旁边还站着一位黑袍人,那黑袍人见他来了,一晃神便消失了。

       农夫连忙跑到媳妇旁边,却发现媳妇已经断气了。

       他哭的撕心裂肺,一天一夜没合眼。埋葬媳妇以后,他把那位黑袍人视为仇人,他坚信那就是杀害他媳妇的人,他背起行李要去远地寻找这位仇人,后来因为盘缠不够,活活饿死在回家的路上。

       而那位黑袍人…小鬼王更是感受到了什么是心被针刺穿般的疼,千疮百孔,无一不渗透着血。

       其实那日,小鬼王听见农夫家有不对劲的声音,立马赶去,是三个村里的男人想对农夫的媳妇意图不轨,夫人宁死不从,被其中一个男人失手掐死,三个男人见闹出了人命,立马把女子扔进田地里,等小鬼王到时那女子已经咽气了。

       为了不打扰昆仑君的生活,小鬼王选择了逃跑,但没想到却成了心上人最痛恨的仇人。

       现在距昆仑君入轮回已经过去了一万年,小鬼王这么多年一直在寻找昆仑君轮回的每一世。

       有开心的他,也有不开心的他。有幸福的他,也有痛苦的他。有万事顺心的他,也有求而不得的他。但那活生生的,都是他,我的昆仑君。

       但不知为何,随着时间的流逝,昆仑君每一次轮回成为的人越来越孩子气,也越来越幼稚,包括叛逆。
   
       这一世的昆仑君叫赵云澜。他很聪明,但更加叛逆,好好的女孩不要却搞上了男孩,交了几个女朋友,还交过俩男朋友。

       这一切让躲在暗处的小鬼王无法接受,昆仑君他好像变了……

       随着成长,赵云澜子承父业成了特别调查处处长,他好像对他的前世很感兴趣。

       或许…他会回来呢?

       本以为时间真的能让感情变淡,甚至我亲眼目睹了你与另一人有多幸福,但是,我对你的思念、痴狂好像越发的严重了。

       我等不及了,昆仑。
   
       寻找了一万年,忍耐了一万年,爱了一万年,我想见你,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有约。
   
       鬼王生心,你回来了么?昆仑。
   

     “我姓赵,来这办案,先生贵姓?”
   
     “免贵,姓沈。”
       

评论(3)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