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杨凡w

我喜欢你
微博:月杨凡w
文字禁二改二传好么

【巍澜衍生】何开心×韩沉《自大狂们的惺惺相惜》

*人物设定:自以为是心理学攻×自命不凡刑警受
*人物是各自作者的 故事脑洞是我的
*故事背景方面有修改
*文笔方面别期待…

第一章   越看越烦

     “小韩啊,上头派来一位心理犯罪学方面的专家,专门来协助你们破最近这起失踪案的,明天就到了,你得好好招待人家啊。”局长严肃的交代着。
   
       韩沉点点头,没说话。他心情还是有些不爽的,他这么多年破了很多大案才混到锋茅组组长,这小子一来就空降副组长,要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他倒要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总是会被父母啊,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催婚,何开心就不一样了,他!不相亲就要回去继承上亿的家业了。

       何开心,年纪轻轻就成了心理学界大师级别的人物,不过教授心理学不过是他的爱好,等到了一定的年纪还是得乖乖回去继承何氏的家业。
   
     “妈,我真的不想去相亲。”何开心刚刚还在大学里办心理学讲座,才说到一半就被他亲妈打断了。
   
     “不行,你上次不愿意去相亲说因为你是同性恋,好,我这次给你找了个男的,刑警!你今天必须去相亲。”何母揪着何开心的耳朵。
   
       何开心的耳朵被揪的泛红,为了解救小耳朵,点头答应了。

     “我去!去还不行么!”何开心心疼的摸摸自己可怜的小耳朵。
   
     “现在就去!”赵母从后面推了他一把。
   
       何开心无奈,去车库提车,在赵母的注视下离开学校,前往相亲要去的茶餐厅。
   
       韩沉,因为是刑警,工作安全性不高,很多姑娘觉得做军嫂太苦容易担惊受怕,所以不愿意跟韩沉相亲,还有些姑娘喜欢韩沉的颜,韩沉受不了那样的花痴女,所以二十多岁了却连恋爱都没谈过。
   
       今天他老妈给他打电话说给他介绍了个男的,他有些惊讶,他都没透风,他妈怎么会知道他喜欢男的?不过无所谓啦,反正结果都是say goodbye,谁还在意过程或者对象呢?
   
       韩沉看了眼手表,他在这已经干坐着一个小时了,咖啡都喝完三杯了,这个相亲对象居然还没来。
   
       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
   
       何开心到了以后一直站在门口观察韩沉。

       嗯…长得真心帅…不过好像不太好相处啊这脸黑的…老是看手表,是心里焦虑的表现,眉毛喜欢皱着一看就是不苟言笑的人。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啦,反正韩沉的职业他很满意,很适合假结婚。
   
     “你好,我叫何开心。”何开心走到韩沉对面坐下。

     “我们把复杂问题简单化吧,相信你一样被家里催婚也催烦了,我觉得你不错,我们假结婚吧,婚后互不干涉怎么样?”何开心微微一笑,自以为极其优雅的姿势坐着,先自说自话了一段。
   
       韩沉皱眉,哼笑一声说:“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韩沉今天本来心情就不好,又在这干等了一个小时,结果这人一来没一句“对不起”,倒是直接谈起条件来了?对结婚都这么随便的人一看就没什么责任心。
   
       但是何开心他多久才碰见一个韩沉这样条件的人,哪能轻易放过啊。
   
       虽然这个人任性,霸道。
   
     “韩沉你行行好吧!对了,你是刑警对吧?我会心理犯罪学,我可以帮你破案啊!”何开心觉得只要是男人都想要一个可以协助自己的贤内助。

       又是你妹的犯罪心理学。

     “对不起,我信传统刑侦。”韩沉觉得何开心这个人糟糕透了,除了长得好看以外,基本上把他的雷点都踩光了。

       韩沉懒得跟他多费口舌,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准备付账走人。
   
     “韩沉,等下!”何开心拉住他的袖子。
   
       韩沉转过来,皱着眉看着他。
   
     “不说别的,就我们俩要是结婚了,咱各过各的,谁也不打扰谁,父母也放心。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被安排相亲了,就这点而言,你就说你心不心动吧?”何开心苦口婆心的劝道。
   
       韩沉思考着他的话,虽然很有道理,可是他还是想找一个可以踏踏实实谈恋爱的人。
   
     “不要。”
   
       何开心看着了他眼中的落寞,话锋一转:“那我们可以试着谈恋爱嘛,你说是不是啊?这样吧,咱试谈一个月,你要是觉得行你就答应我假结婚,如果你觉得不行那就算了,但起码这一个月里我们不会再被父母安排相亲了啊,你说是不是?”不亏是干过传销…啊不对,学过心理学的人,洗脑就是有一套。
   
       韩沉根本听不下去他在说什么,不过他知道如果他不答应,那恐怕今天就走不了了,不就一个月吗?他手头这个案子办完就得半把月,这何开心想找他都找不着,一个月一到一句话就能打发了,嗯…也行。

     “好。”韩沉点点头说道。
   
       两人一拍即合,双双回家报喜。出门的时候,何开心发现韩沉跟他的车同款式但不同色,一黑一白。
   
     “奥哟,缘分呐,我们车都是情侣款。”何开心凑近乎地笑着说。
   
       韩沉没理他,翻了个白眼,开车扬长而去。站在车边上的何开心吃了一嘴车尾气,气坏了!长这么大还没看过谁脸色呢!

     “一看就是没有被爱过!心理一定很扭曲吧!一看就是个变态!”何开心骂到,气不过还踢了一脚路边的台阶,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妈…”韩沉没回局里,也没去自己住的地方,拐个方向去找他爸妈。

     “回来了?怎么样?”韩母眼睛亮晶晶的,等着儿子给自己带来好消息。

       韩沉喝口水,点点头表示自己今天相亲还不错。

     “太好了!这下好跟你何阿姨交代了。”韩母开心的拍了拍手,准备做顿好吃犒劳犒劳儿子。

     “不是妈,你为什么会给我介绍个男的啊?而且这何阿姨又是谁啊?”韩沉问。

       韩母笑着,一副“别以为我不知道”的模样,说:“我在网络上都看了,你活这么多年身边连一个母蚊子都没有,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就是同性恋,再加上你何阿姨的儿子也是同性恋,就想让你去试试。”

     “呵…呵呵。”韩沉不知道被迫出柜还没被骂该笑还是要跟何开心谈婚论嫁该哭。

     “儿子,你真不记得何阿姨了?你小时候她还抱过你呢。”韩母干着饺皮子。

       韩沉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会儿,想到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他还记得他小时候特别讨厌那女的抱他,因为每次抱他他脸上都会蹭满那女人的粉底和口红…或许还有眼影?

      “不是吧…”韩沉满脸的拒绝。

       韩母拿擀面杖轻敲了下韩沉的脑袋,说:“别瞎胡闹,你何阿姨心眼其实很好的,你小时候没少给你买玩具,你要好好待开心知道么?”

      “你卖儿子你也找个好人家卖啊…”韩沉委屈,韩沉要说。

       要说何阿姨怎么跟韩母认识的啊…那还得追溯到二十年前,何母因为跟何爸闹矛盾,毅然决然的离家出走,就搬到了韩母家对门。韩母见她一个女人太可怜,天天邀请来家里吃饭,再加上何母好久没见孩子了看见韩沉就高兴,一来二去就跟韩母当上了好闺蜜。

       这么多年两人一直有联系,就在前不久何母找到韩母说自己儿子是同性恋这件事,韩母这么多年被媒婆们磨得也烦,听人家背后说自己儿子是同性恋心里也有些想法…

       姐妹们一说开,俩倒霉孩子就被迫凑成对了。

     “小沉,你去华芳街买盒板栗饼,好久没吃了有点馋,等你回来就能吃饺子了。”韩母说。

       韩沉应了声好,拿起车钥匙就走了。

     “抓小偷!”一名男子在人群中大喊道。

       只见繁华的集市中,有一名戴口罩的黑衣男子将一枚手机装进口袋,快步行走在人群密集处,眼神慌慌张张的左右看,像是怕别人看出他的不同。

       韩沉立马下车去追,那小偷查觉自己被发现了拔腿就跑,可是他哪能跑过专业特训过的韩警官啊,被追到以后三俩下就制服了,韩沉把小偷压住扣上手铐。

     “你的手机。”韩沉把手机递给身后的男子。

     “是你?”

     “是你?”
   
       两道男声同时响起。

       何开心抢过自己的手机,转身就走了。

       遇到韩沉就没有好事!果然是灾星!何开心愤愤的想,埋怨着老妈想吃什么不好非要吃这家板栗饼,害得他遇上了小偷。

       居然连句谢谢都没有?有没有素质啊?韩沉真的特别想骂骂自己这见着小偷就抓的职业病,就应该让何开心的手机被偷!被偷一万次都行!

       韩沉锁好车,去店门口排队买板栗饼,他又看见了何开心。

       何开心好像正在和老板辩论着什么。

      “老板你这样不对,你看这两斤就是两斤,你非要多称零点五,这样看着多不舒服啊。”何开心有很恐怖的强迫症。

       老板给他拿下一块吧,不够称,不拿吧又多那么一丢丢,老板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这年头居然还有有便宜不占的傻子。

       这家店是老店了,每次都有很多人在排队,这次也不例外,后面的人都已经等烦了,但何开心还在执着着那零点五。

       韩沉走到前面,捻起饼上的一粒芝麻,称两斤整。

     “好了好了,先生给你。”老板终于松了口气,递给韩沉一个感谢的眼神。

       何开心脸上莫名蔓上了红。

       啊啊啊啊啊啊好丢人啊。

      “谢…谢谢。”何开心拎起袋子就跑了。

       韩沉看着消失在人群中的身影,勾起嘴角笑了。

       原来真的是个傻逼。

——未完待续

skrskr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评论(12)

热度(306)